有匪君子(二十四)

    蔺晨最近很烦恼。
   身为琅琊阁少阁主,江湖上排得上号的青年俊彦,文武双全的风流儒侠,他向来以红颜遍天下而自傲——尽管大部分都是把酒谈笑的点头之交,如陪酒的歌姬一类,连他身都未必近得,可他坚持那也算与他神交的红颜知己之一——可现在他迫切希望离所有女子越远越好,最好江湖不见。
    因为他被逼婚了,始作俑者是他那个心血来潮突然回了琅琊阁的老爹。他抖着花白胡子,抱着厚厚一摞卷轴来让蔺晨挑选,里面的全部是他认为宜室宜家的好姑娘。
    蔺晨只能趁他一个不注意,落荒而逃。
    然而这也并没有什么用。毕竟再怎么跑,最后也得回去受刑的。蔺晨随便在山林里找了棵枝干结实的树,寻了个能躺人的树桠,纵身一跃就窝了上去,安安稳稳闭上眼睛。白衣翩然,仿佛这林中常来栖足的信鸽,潇洒倜傥得很。
    浅金色的日光透过层层枝叶,投下几枚小小光斑,山间微风拂过,带着林木特有的清爽味道,不知不觉,蔺晨就这样睡了过去。直到夕阳西沉,漫天绯霞灿灿灼灼,林间盘旋的雀儿也归了巢,这动静才将他吵醒。
    偷偷摸摸从后院翻墙进了琅琊阁,天幕早已漆黑一片,弦月半隐,星辉烁烁。熟门熟路拐进厨房,正在洗碗的婶子在围兜上擦擦手,有些局促地问安,"少阁主……""嘘——"蔺晨食指抵唇,示意对方声量放小些,这才开口问,"可还有饭食?"那婶子憨憨地摇摇头,"阁主吩咐,不能给您留饭……"蔺晨点点头,有些遗憾自己当初怎么就那么大方,将吉婶给了江左盟,闹得现在连口热饭都没有。如果吉婶在的话,无论他爹说什么,起码会给他留碗粉子蛋。蔺晨一脸无奈,"成,那您继续忙,我先回房了。"说着转身迈步,欲回房歇息。
     "少阁主!"出乎他意料的,对方开口把他给叫住,他有点意外,略略偏头问道,"婶子,还有什么事?"体态有些臃肿的妇人笑了笑,眼里带点狡黠,像发现自家最淘气的小辈的恶作剧,"我记得,飞流那孩子,晚上似乎没吃饱,用过晚膳后端了碟桂花糕才回房。"蔺晨瞬间明了,嘴角的弧度控制不住地上勾,匆匆回了句多谢就掠出了后厨。
      本来是准备往飞流的房里去,蔺晨却突然转向,回了自己寝居。果不其然,房内未点灯,但内间的桌上,却趴着一团黑影,手边还有一碟被纱网罩起来的糕点。蔺晨索性也不点燃灯烛,就着壶中冷茶将一碟糕点扫荡干净,动作不慢,声音却很小。
     只是这点动作,足以惊醒飞流。少年揉揉眼睛,迷茫地看了一眼周围,见蔺晨吃得开心,不禁开口,"灯?"
     蔺晨慢条斯理咽下口中糕点,摇头,"不忙着开。"飞流点点头,乖乖坐在原地,反正窗扇大开,就着映进来的月华,他也能看得很清楚。待蔺晨吃完,他才开口发问,"去了,哪里?"
     蔺晨笑眯眯地揉揉他的头发,"去后山睡了一觉。今天我爹有没有发脾气?"飞流狠狠点头,看起来犹有余悸,"很厉害!要打你!"一双眸子望过来,清澈闪亮,叫人能将里面盛着的担忧看个通透。蔺晨单手支着脑袋,含笑看着对面有点着急的少年,看够了才悠悠开口,"别担心,他还指望着我去成亲的,若是新郎官被揍得鼻青脸肿不能见人,那乐子可就大了。放心吧,他不会揍我的。"揉揉鼻子,又补上一句,"应该不会。"
    飞流看起来一头雾水,"成亲?"蔺晨随口答,"是啊,成亲。就像上次你看到的,县衙里的那个小捕头和他隔壁住的那个姑娘一样,拜过天地就算成亲了,以后一辈子都要在一起的。"飞流眼睛亮亮的,伸手来扯他的袖子,"我和苏哥哥!也要在一起!"蔺晨撇撇嘴,"那可不行,你苏哥哥有喜欢的人的,成亲要和自己喜欢的人才可以。"
    飞流安静下来。偷偷看了他好几眼,才问,"你,喜欢?"蔺晨摊手,懒洋洋地趴在桌上,"我可还没有喜欢的人呢就被逼着成亲……"忽然弹腰坐起,"小飞流,不如我们跑吧?""去,哪里?"蔺晨越想越觉得这是个好主意,"走到哪里算哪里,随便去哪里,累了就睡,醒了就玩,路上看到什么好吃的,也可以犒劳一下自己……怎么样,走不走?"
      飞流本来想拒绝,他还要保护苏哥哥,可看着蔺晨期待的表情,他却鬼使神差地点了一下头。下一秒,他就被拦腰带起,蔺晨直接用轻功,带着他掠出屋,轻巧地离开了琅琊阁。飞流有些疑惑,"这么,快?"蔺晨朗笑,"对,就是要说走就走!"
      笑声惊起月下飞鸟无数。二人足踏绿浪,向着远方而行。


——————————————tbc
    真,月下私奔。
    深夜发糖,来夸我来夸我~

评论(10)
热度(27)

© 何年何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