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伞】一定是我睁眼的方式不对

#生贺。第三人称。
#爱老叶爱沐秋爱修伞。

 (1)

     他一脸深沉地看着这个陌生的世界,思考着传说中最难寻找答案的哲学问题,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为什么在这里,却始终没有结果。他只能忧伤地抖抖叶子……抖不动。 

    谁让他现在是一盆仙人球,叶子早已退化成刺,头上还顶了一朵橙色的小花。

    他决定先观察一下周围环境————看样子是一间学生宿舍,陈设有点眼熟,却想不起在哪里见过。室内只有两张床,绘图纸和工具被乱七八糟地丢得到处都是,还有不少衣物、软件编程的书籍、泡面盒之类,他旁边立着的那台电脑倒是难得的干净。他觉得自己的主人一定是一个生活习惯很不好的人,这让他郁闷地垂下花瓣,看起来蔫蔫的。

     钥匙转动门锁的声音。一个略有些邋遢的男生慢悠悠地走进来,指间还夹着一根烟,不知为何,那张嘲讽满满的脸有种让他想要一拳揍上去的冲动。男生嫌弃地看着周围的一地垃圾,“啧,怎么还不回来收拾,开个会能要多久,真是。”随即用脚尖拨开一条道,径直走向更乱的书桌边,坐下,开机,登游戏。

      他更蔫了,烟味熏得他很难受。

     “哟,苏小花,看来苏大大走之前没给你浇水?真不负责任。”听着这话,他一脸懵逼,excuse me?我明明摆在你的桌子上为什么你会想让别人来给我浇水?等等我也不想让你给我浇了我并不缺水你手边的易拉罐里装的是可乐请把它放下谢谢!

    ……最后还是被浇了一身可乐。他现在没有想要揍对方的冲动了,他想买一车可乐然后把对方淹进去。能淹死就最好了。

    接下来的时间,他就一直死死瞪着那张嘲讽脸,顺便从对方随手拍在桌上的身份证里知道了他的名字,叶修。

    切,一定没有自己的好听。

(2)
    他一脸幽怨地躺在书桌上挺尸。视线所及之处还是昨天的那个房间,但这次他却不再是仙人球。

    他是那个鼠标。

    不知为何,他知道自己的型号是轻风七。电线连在他的脑袋上,挺起的部分是他的肚子,左键是他的左腿,右键是他的右腿。

     好的这些不是重点,重点是他两腿之间的……滚轮。是什么他一点也不想说。他不信神,但现在却无比诚恳地祈求神,请让他的主人今、天、不、要、碰、电、脑!

     显然不可能。昨天他就看明白了,他的主人不光是个游戏宅,还是个研究生程序猿。要说他能一天不碰电脑,那只有一种可能……停电。

      于是他绝望地看着对方开机,输密码,他想再垂死挣扎一下,于是奋力一滚,从书桌咕噜噜地滚到了地上去。对方连忙蹲下身子把他捡起来,修长好看的手指细细抚过他身上的每一寸,连与电线的连接部位都没有放过。于是他身下的红色感应灯在被对方捡起的时候就默默亮起,越来越红,一直没熄灭过。

     “啧,别是真摔坏了吧,难得有个用得顺手的鼠标……这灯怎么还不灭?要是苏大大回来,非得念叨不可。”对方还在喃喃,但他已经完全没有心思去听了,他在被翻来覆去地检查,前后翻滚加空中接连转体五周半。他在心里默默咆哮,住手好吗!我快要吐了!

    好不容易完完整整地被叶修放在桌上,他也不再作妖,老老实实地假装自己是一个并没有成精的鼠标。叶修刚准备点开荣耀的登录界面,却在犹豫几秒之后退了出来,低声嘀咕,“连boss都没人陪我抢了,人生真是寂寞如雪。”

     他面无表情。你有本事寂寞,有本事别点开连连看啊。啧,幼稚。

    于是今天也是全程懵逼的一天呢。不过……那个叶修三句话不离的苏大大是何方神圣?他难得的有点好奇。

 (3)
      今天醒来的时候,他就看到旁边有一张放大的睡颜。

      啧,这个角度看过去,还是有那么几分小英俊的。随即,他把这个想法丢到十万八千里以外。呵呵,叶修那个蠢家伙,连手机放在枕边会有辐射都不知道,怎么可能英俊得起来。

     没错,今天他就是那个手机。

     叶修的指尖在通讯录上划过,悬停在“苏絮叨”这个名字上。犹豫半晌,才点了拨通。“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甜美却冰冷的女音让叶修烦躁地把手机重新锁回床头柜,“难得想要用一回手机,还这么不给哥面子,苏大大你行的,出去三天连个电话都不往回打。”

      翻来覆去换了几个睡姿,叶修忍不住重新把手机从抽屉里取出来,“这几天一定很忙吧……也许睡醒了会回拨过来?”他一脸妈的智障的表情看着那个黑眼圈快要浓成烟熏妆的叶修,少年啊,这么患得患失,失恋了?听哥一句话,真正喜欢你的人呢,是不会把你放这么久不理的……

      深沉还没装完,他就开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原因无他,叶修开始刷QQ,登录的号是君莫笑,还关联着一叶之秋和秋木苏两个账号,每个号上都是99+。叶修的手指就这样灵巧地在屏幕上划来划去,有好几次都准准地挠到了他的痒痒肉,偏偏还躲不得,简直心酸。

     拯救他的,是一通电话,来电显示是明晃晃的三字苏絮叨,还配着二哈头像。他就这样看着叶修一扫颓废的感觉,语气轻快地问候,“哟苏大大,那边该是晚上吧,想我了睡不着?”

    对面传来的却是一个温厚的男声,“请问你是……叶……嘲讽同学吗?”叶修翻身从床上坐起,“我是叶修,请问您哪位?这个手机怎么会在你手里?”

    对面的声音有些局促,“啊,我是小苏这次参与的课题组的助教,和他一起去Y市开会的,我叫吴雪峰。因为小苏的通讯录里只有你和一个备注是橙橙小公主的联系人,我就只能先打给你……请问,你能联系得到小苏的家人吗?他出了点事……”

     他能感觉到正在握着他的人掌心渐渐渗出冷汗,无意识地紧紧攥紧手机,修长好看的双手上青筋暴凸,语气急切地发问,“我也算他的家人,他还好吗?”

      吴雪峰有些意外,不过也知道不是发问的时候,简单地交待了一下情况,“三天前小苏在这边出了车祸,现在人还在医院里昏迷不醒,医生说刚刚脱离生命危险,具体情况如何还需要观察……”叶修的声音几乎已经算得上是咆哮,“他现在人在哪里?!”

      对面一愣,还是利落地交待,“Y市XX医院。”随即电话被叶修挂断,明明是个四体不勤的宅男,却爆发出了过人的速度狂奔出门。

      被顺手摔在地上的他有点委屈,还有点鼻酸。

 (4)

     他觉得今天的自己真是帅炸了。

     昨晚叶修一夜未归,他只能孤零零地在地上躺了一夜,今早睁眼时发现,自己变成了桌上摆着的蓝牙耳机。精致小巧,外观时尚。他对自己现在的外形很满意,他带点得意地想,能挑中自己的人,也必然是眼光过人。今早叶修带着一脸倦容回来,匆匆进洗手间洗漱一番,随手抓起桌子上的钱包和耳机,又匆匆出了门。

     楼下站着一个温柔美丽的姑娘,和叶修一样,眼底遍布血丝,双眼红肿,神色倦怠,莫名其妙地,他有点心疼。“叶修哥,你东西收拾好了吗?”叶修揉揉她的头发,“都准备好了。走吧沐橙,别一会你哥醒来看见身边没有人陪着,他会念叨我很久的。”姑娘弯弯唇角,“那我一定帮着哥哥。”叶修点了一根烟,面容模糊在烟雾之后,“别啊沐橙,哥现在好不容易领先苏大大那么几百局,要是你帮他的话,我想赢就得费点力气了啊。”姑娘噗嗤一声笑出来,揉揉发红的眼圈,整个人看上去精神了不少。

     你就吹吧。他摆了张没人能看出来的不屑脸,在心底默默吐槽。

     车窗外的风景飞速掠过,叶修坐在靠窗的位置,耳朵上挂着耳机,转头看着车窗外怔怔出神。耳机里传来的曲子他全部都喜欢,跟着陶醉了一会儿,忽然瞄到了窗上的倒影,叶修眼神让他心里有点儿空,仿佛在油锅上平煎,滋滋作响。

      刚巧,现在放的歌,是一首略显悲切的纯音乐。难过时候怎么能听这个?他壮着胆子心念一转,耳机里响起激昂鼓点,可惜 叶修还是没有丝毫反应,好像神游去了另一个世界。他有点儿泄气,看着叶修这么难过,自己的心脏好像和他关在一处,一样沉重,一样悲伤。鬼使神差地,他轻轻开口,“别难过……”

      叶修蓦然回神,“谁在说话?”邻座的苏沐橙投来诧异的目光。他没想到叶修能听到,被吓得不敢再开口,本来动听的音乐突然变成了杂乱的电流声,一如他现在纠结烦躁的内心。叶修皱眉,“坏了吗?”随手就把耳机往背包里一塞,继续扭头发他的呆。

    又被关小黑屋了啊,他后知后觉地想,真是,白瞎了我今天变得这么帅气。

(5)

     随着这几天的观察,他百分百确定叶修就是个宅男。在他的认知里,宅男的衣柜里应该是T恤占据了半壁江山,最多有那么一两件衬衫。可没想到,叶修的衣柜里竟然还有几套正装,剪裁做工,一看就是上上品。

    身为一条银蓝色的领带,他现在被绕在一件黑色西服的衣架上,动都不敢动,生怕坠下去。衣柜门大开,一只修长好看的手伸进来取出了上面挂着领带的这件西装——是叶修,身穿白衬衫黑西裤头发收拾得服帖整齐神色严肃眼神冷冽的叶修。

   这什么鬼??!!他一脸震惊,是不是我睁眼的方式不对?他就这样一脸懵逼地看着叶修换上西服打好领带,还套上一双看上去就很高端的皮鞋,甚至,加了一件帅气的风衣当外套。

    门外传来敲门声,是昨天那个被叶修唤作沐橙的姑娘。"叶修哥,你好了吗?"叶修拉开门,看见门外的沐橙也是西装衬衫A字裙,头发挽起,还化了淡妆。这是什么情况?他有点方。

   "叶修哥,今天是荣耀创意设计大赛的决赛了,你……准备好了吗?"叶修扬扬手里银色的U盘,"千机可是你哥和我努力了这么就才做成的心血之作。放心吧,我会把奖杯带回来,就放你哥床头,等他醒来,让他好好遗憾把这么重要的场合给睡过去。”

       沐橙还是有点担心的样子,“可你和哥哥准备了那么久……我对千机并不了解,上场答辩时只能帮你放映一下PPT,这样没关系吗?”

      叶修点燃一支烟,唇角勾起,"你哥和我的实力,你还不了解?就算失败了,也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更何况,"他压低声音,"怎么会输呢?"

    沐橙惊呼,"叶修哥,烟灰掉在你领带上了!呀,都烫黑了!"

    叶修扶额,"……我回去换,沐橙,记得别告诉你哥。"

    他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叶修随手丢在椅背上,混蛋哥也很想去好吗!就这样把我丢下真的大丈夫吗!!!

     然后叶修又是一夜未归。他兴致缺缺地表示,哦,大概是拿着奖杯去Y市医院献宝了吧。

(6)

     昨天看到的那个精英男好像是他的幻觉,因为今天一大早,叶修就又变成了那个宅男叶修。不修边幅,黑眼圈眼袋浮肿痘痘全部挤在他那张有点虚胖的脸上,要多憔悴就有多憔悴。

    他眼睁睁地看着叶修摇摇晃晃地进屋,随即就把自己摔进了床铺里,睡了个天昏地暗。等隔壁魏琛来敲门叫他一起上课时,他挣扎着喊一声,”代我答个到!“就又重新窝了回去。

    哎不对,自己怎么会知道门口的大叔音叫魏琛?他很奇怪,这几天自己脑袋里冒出来的奇怪念头越来越多,让他有点在意。于是等到正午叶修一觉睡醒的时候,他还在纠结这个问题。

   叶修走进洗手间随便抹了把脸,摸摸饿扁的肚子,径直向他走来。他脑海里顿时飘起一行黑体加粗下划线的"完蛋,吾命休矣"……没办法,谁让他是整间屋子里最后一桶泡面,红烧牛肉味的。

     叶修一来就剥掉他身上的衣服(塑料包装),不顾他绝望的呐喊扯开上盖,撒调料注热水的动作一气呵成。他被烫得眼泪争先恐后地往外冒,却被叶修当成不小心溅出的水珠,随手扯了一张纸巾来抹掉。
 
     好不容易,他适应了这样的高温,在热水里舒展开自己的身体,叶修却又拿着塑料叉子过来准备开饭。"我去,你住手啊!!!"看着对方逐渐逼近的唇齿,想象到自己即将被碎尸万段的惨状,他眼前一黑,失去了所有知觉。

(7)

    睁开眼睛的时候,他以为自己还是那碗泡面。全身上下多处地方传来灼烧感,所有骨骼与肌肉好像被打碎重铸,脑袋里混混沌沌,闪现出许多记忆碎片,却无论如何都连贯不起来。

   一个字,疼。

   不过这样的世界倒是很熟悉,好像他之前一直是用这样的视角观察世界,而病床边那个坐着打瞌睡,脑袋还一点一点的人,看起来也无比眼熟。甚至桌上除了鲜花水果点心之外摆着的那个奖杯,他好像也在哪里见过。

   他挣扎着想要起身,却惊醒了那个病床边的人。对方大概是没睡醒,一脸茫然地望着他,他也一脸茫然地望回去——脸上的红印还清晰可见。

    对方好像终于反应过来,从椅子上一跃而起按下呼叫铃,"医生,520床病人醒了!"又转头别别扭扭地问他,"苏大大你舍得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实话说,他还没反应过来现在是个什么情况。叶修看他不说话,也有点慌,”苏沐秋你是不是被撞傻了?!“

    仿佛钥匙终于找到了对的锁眼,一瞬间,记忆全部回笼。看着紧张的叶修,苏沐秋笑出声来,"叶修嘛,我当然记得。"

   叶修松了口气,"记得你不说话?好玩吗!"

    苏沐秋毫无诚意地道歉。"抱歉啊,只是睡迷糊了而已。做了个很有趣的梦呢。"

   "什么?"

   "没什么。"

    "别是真傻了吧孩子?"

  "不说这个,叶修,你最近浇花了吗?我放你桌上的那盆。"

  "那也叫花?"

  "上次送你的鼠标还好用吧?"

  "……当然?"

  "你最近是不是又没有用手机?好歹情侣款啊叶大大。"

  "……所以话题是怎么跳到这里来的?"

  "我耳机呢?我想听歌。"

  "那是我的生日礼物!"

  "寝室里泡面还有吗?我想吃,我爱红烧牛肉,红烧牛肉使我快乐。"

  "痊愈之前,想都别想。"

  "叶修。"

  "嗯?"

  "我一直在。"

   病房外,示意医生等一会儿再进去的苏沐橙微笑着看着她的两个哥哥。

    还是让他们先把智商捡回来吧。

——————————————————end

评论
热度(40)

© 何年何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