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匪君子(二十五)

(一)、
飞流日记

   今天,第一天。琅琊山下面。
   去,集市。好玩。想苏哥哥。
   买了马。没我跑得快。

   今天,江旁边。好多水。
   不好玩。坏人,很开心。念诗,不懂。
【蔺晨批注】:小飞流,听蔺晨哥哥的,想写什么就写什么,不会写来问我,写多少都行。然后咱们把条子送给你苏哥哥,让他干眼馋。还有,我那叫临江赋诗,你以后……算了,不懂也没关系,我懂就是。
    飞流磕磕绊绊认了一半字,随即气恼地一摔笔。撇着嘴跑出去折腾客栈后院的黑犬幼崽。蔺晨好脾气地拾起纸笔,圈去错字,加上批注,拿去飞流眼前晃了一圈后,用蜡封好,放出了信鸽。
    当晚蔺晨以甜瓜为诱饵要求飞流再写一篇,并拒绝被称呼为坏人。收获手腕上牙印一个,甜瓜被飞流抢去。

(二)、
飞流日记

   江,南。
   鸽子来了。抓起来。
【蔺晨批注】:飞流!说了多少次不许再动我的鸽子!不许!
    飞流看完后,雪白的宣纸上多了一个丑极了的鬼脸。
     蔺晨悄悄把纸藏了起来,不好意思寄给梅长苏。当晚飞流坚持要吃烤乳鸽,被蔺晨武力镇压。

(三)、
飞流日记
拾肆
   苏哥哥要来。开心。
   果子好吃。坏人,买一点。不够。
   他没吃。留一个。
【蔺晨批注】:你苏哥哥看你写了这么久的游记,终于忍不住了。接下来就在廊州周围逛逛吧,反正这边也玩得差不多了。 还知道给你蔺晨哥哥留一个,不错,没白疼你。
    当晚,飞流因吃太多李子而腹泻不止。蔺晨气得半月没给他买零嘴。不过飞流觉得无所谓,之前买的还没有吃完。

(四)、
飞流日记
廿伍
   苏哥哥,到了。在,咳嗽。
   要去,吃佛斋,看佛光。
   没有肉。
……
肆拾
   辣。再不吃花生。婆婆很好,给新衣服。
   坏人在笑。讨厌。打不过。
【蔺晨批注】哟我说飞流啊,我说你小子怎么总往书房跑呢,敢情早就不用给你苏哥哥回信了你还在写?还藏得这么严实,要不是我来翻都没发现。啧,这么久了还是这一手破字,你苏哥哥不是早就让你练字吗?
【梅长苏回复】:不问自取是为盗。当罚。还有,飞流的字早已好看很多。
     看着飞流委委屈屈地扯着几页纸走进书房,梅长苏放下手中书卷,帮他理了理发带,"怎么了飞流?"旋即接过纸页翻了翻,摇头笑道,"这蔺晨,当真是……"看着飞流沮丧的神色柔声安抚,"飞流你看,现在已经写得比往日长些了,字迹也整洁不少,你蔺晨哥哥只是逗你玩的,别理他。日后继续写,就当做功课了,嗯?"
     飞流闷闷点头,"哦。"看起来仍是兴致不高的样子。梅长苏想了想,吩咐吉婶今日晚膳不必准备蔺晨的份。
     于是蔺晨带着飞流翻墙出去吃了顿夜宵。

(五)、
飞流日记
伍柒
   回廊州。还想玩。
   坏人说等过年。
【蔺晨批注】:过年可热闹了,蔺晨哥哥带你去玩。说话算话。
【梅长苏回复】:想去柳州看看。
【蔺晨批注】:谁管你,我在和飞流说!
伍捌
   柳州!
【蔺晨批注】:……依你就是。
     柳州之行,终因梅长苏重病卧床而未能启程。作为补偿,来年入夏梅长苏身体稍好时,蔺晨带着二人再次参加武林大会,此次江左盟扬威武林,一时间风头无两,在江左十四州的威信,也彻底树立。
    

(六)、
飞流日记
叁佰陆拾柒
   苏哥哥又在睡。好久。
   坏人,去请老头,扛回来。治不好,还在睡。坏人,回去翻书。
   起床!去看佛光!

   梅长苏醒后,盯着青缎银纹的床帐看了良久。久到上面绣的吉祥消灾莲花纹似乎都开谢了一个轮回。
   有什么人端着泛着酸苦味道的药汁进来,顺便给他把脉。他蓦然回神,惊讶地发现床边坐了个须发皆白的老者。他忙不迭地就要起身,被对方按住,只得倚在床榻上白着一张脸问安,"晏大夫,您是什么时候到的?盟中招待可周?"
    晏大夫气呼呼地把他塞回被子里,"你给我好好躺着!还不是那个后生,自己治不好你,只得将老夫请来做个救兵。"他只字不提是怎么被蔺晨一把扛到了江左盟,也不提这些日子的辛劳,只瞪圆了一双眼睛问梅长苏,"你看看你,你是怎么把自己作践成这样的!你到底有没有好好保养!"梅长苏陪笑,"我这不是……盟中事务冗杂么……"晏大夫简直要把胡子也一并竖起来,"成,那老夫就住你这江左盟不走了!我倒要看看,你这江左盟事务究竟有多忙!吃药!"
    梅长苏皱着脸灌下一晚药,又冲着晏大夫卖乖,"那可就这么定了!晏大夫,能有您这样一大神医入我江左盟,可是晚辈几辈子修来的福气了!"

(七)、
飞流日记
伍佰壹拾叁
    最近,盟里,好多人。
    苏哥哥好忙。不睡觉。
    陪他。
……
伍佰贰拾壹
   晏大夫,骂人。
   坏人,跟着骂。
   坏。摔杯子。
【蔺晨批注】:小飞流,下次你苏哥哥再不睡觉,别管他怎么说,熄灯把他拖上床!你看着他睡!
    "太子一党和誉王一党在朝堂上明争暗斗,六部官员也尽皆站了队,清流一脉几乎毫无喘息空间。这种时候,情报尤其重要,他们的把柄便是我们的机会,切莫疏忽大意,露了行迹。下次述职,你便不必千里迢迢赶回廊州,托人传封密信回来便是。好了,你先去歇着吧,歇好了马上回京。"梅长苏呷了口清茶,不顾宫羽蓦然褪去红晕变得苍白的面色,挥手让她退下。
    "啧啧啧,落花有情,你这流水当真无意?"蔺晨笑眯眯地把玩着棋子,对着棋谱摆了满盘,很是自得其乐。梅长苏揉揉额角,理都不理他,马上又开始处理下一份密报。
     蔺晨也不扰他,又对着棋谱,看得兴致勃勃。余光瞄着墙角的更漏。盏茶时分后,他轻巧落下一枚黑子,扭头告诉梅长苏,"时间到。快去喝药,喝完药早些歇着。"梅长苏看看窗外才开始发暗的天色叹气,"说一个时辰就一个时辰,你们看我倒是比天牢里看管钦犯还要严格些。"蔺晨不满,"早上一个时辰,下午一个时辰,饭后一个时辰,三个时辰还不够你处理事务?还是晏大夫吹胡子瞪眼你看得开心些?"
     飞流端着药走进来,得到蔺晨一句赞许,"时间卡得真准。"

(八)、
飞流日记
伍佰叁拾玖
    苏哥哥,不乖。天天看书。总出门。不睡觉。
    来的人好多,都找他。
    想打出去。
……
伍佰肆拾肆
    坏人,和苏哥哥,吵架!苏哥哥不对,他不乖。
    坏人说要走。在收拾东西。
    把他包藏起来。
【蔺晨批注】:小飞流,下次藏东西,你可以换个地方。别什么都放在你那个装玩具的宝贝匣子里,一找就找得到。还有,糖和点心也不许往里放!你看看你的日记我的包袱上面,全是酥皮渣子!
     我走以后,看好你苏哥哥。有什么事放只鸽子找我。
     你自己也要听话,知道吗?不然我下次见你,就点了你的穴,扔到房顶上,罚你晒太阳!

     半个月前梅长苏又晕了一次,整整三天没下床。
     稍稍恢复一些,他就不要命般开始做事,整夜整夜推演,筹谋,眼里的沉郁让蔺晨看了都忍不住心惊。在多次劝说他休息却被敷衍后,争吵成了必然。
      "说了多少次报仇这种事急不得慢慢来,你看看你现在!哪里还有个人样子,你还把自己当人吗!铁打的身子也禁不住这么熬!你到底在急什么!"
      "就因为我快撑不住了,所以才不能再拖下去。"
      "你是大夫还是我是大夫?"
      "那你告诉我,我还能撑多久?!"
      "照你这样下去,你觉得你还能撑多久!梅大宗主以为我是什么,大罗金仙吗?一次一次都能把你从鬼门关前拉回来?"
       "蔺晨……"梅长苏闭了闭眼,再睁开时,眼里坚持依旧,还多了分恳求的味道,"别拦着我好吗?"
        蔺晨一口气哽在喉间吐也不是咽也不是,最终摔门而去。

(九)、
飞流日记
伍佰伍拾
   坏人不在。没有鸽子。
……
伍佰捌拾壹
   没有事做。无聊。写信给坏人,没有回。
   他不回来。没人抓我。不好玩。
……
伍佰捌拾柒
   和萧,去金陵。跟着苏哥哥。
   收拾东西。坏人来了。他不去。好。

    蔺晨窝在琅琊阁三个月。
    虽然还在生气,但他也知道,这件事,他拦不得梅长苏,任何人都没那个资格。
    所以太子和誉王派人来的时候,即使不愿,他还是写下了梅长苏事先交代好的麒麟才子得之可得天下,顺便在心里嘲笑一下那人的厚脸皮。
    但当宁国侯府二公子萧景睿携言府公子言豫津住进江左盟的消息传来时,还是有一股怒火漫上心间。沉着脸将那张纸条看了一遍又一遍,他还是去药房取了瓶药,揣在怀里,便赶去了廊州。
    他的友人要去赴一场恶宴,他知道,他拦不住。但终归,得帮着做些什么。

(十)、
飞流日记
陆佰
  准备出发。
  苏哥哥说,去金陵,不能再写。要谨慎。
  要把之前的都烧掉。

   车马早已上路。飞流房里的炭盆,余温还没有冷。

——————————————————tbc
   明天生日+考试,更一发攒人品。
   我一直在纠结,这种光阴似箭日月如梭的格式,会不会太乱?
基本上是日记+批注+正文这样。哪里乱了请各位指出,我再改。
   下一更就是翻案以后了,可能和原剧走向不太一样,因为我想给苏哥哥一个he……
   考试周请假,么么哒~

评论(4)
热度(27)

© 何年何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