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匪君子(二十三)

      春去秋来,转眼便是九九重阳。云游天下仗剑逍遥顺便给故人之子找找药的蔺老阁主,似乎终于想起了自己在琅琊山还丢了一个儿子并一份产业,难得心血来潮想回来看看。
       彼时蔺晨还在江左盟里窝着,收到飞鸽传书以后托腮想想,连梅长苏带飞流全部打包扔上马车,带回了琅琊阁,准备让他爹再给诊诊。黎纲和甄平对这个任性的少阁主也是敢怒不敢言,只能一个委委屈屈地留守廊州,一个快马赶上准备去陪着自家宗主。
       蔺老阁主回山时,看到山门下一字排开前来迎接的阵仗,还着实吃了一惊。他摸着胡须连连笑叹,有梅长苏看着,蔺晨这混小子当真是长进不少。梅长苏垂眼笑得羞涩,蔺晨倒是倚着树干叼着草叶没脸没皮地说,"您儿子我可是天字第一等孝顺!"蔺老阁主笑眯眯地没有反驳,准备上山时看到旁边的马车和行李面色一变,"看这样子你们倒是没准备来接我,只是山门口恰好遇到?"蔺晨望天不语,见自家爹面色实在不好,脚底抹油马上开溜。蔺老阁主气急,追上去就准备打,二人身影倒是很快消失在山林中间。
       "打架?帮忙?"飞流望向梅长苏,眼里是掩不住的兴致勃勃。看蔺晨吃瘪,梅长苏笑得开心,揉揉飞流脑袋,"不用急,他们只是想找个理由打一架而已。你要是上去帮着蔺伯伯揍你蔺晨哥哥,过后他怕是要跟你闹。"飞流鼓着脸颊噘着嘴,伸手理好发带,如今他也到了注意形象的年纪,身量抽长,正是个挺拔而清俊的少年郎,"帮,坏人。"梅长苏帮着他把鬓边碎发别到耳后,笑道,"若是你蔺晨哥哥听到你想去帮他,定然开心得想上天。不过蔺伯伯是长辈,不可以对长辈动手。"飞流有些不甘愿,但还是乖乖点了头。
      姜自然是老的辣。晚上蔺少阁主出现在饭桌上时,脸上的淤青证明了他和自己爹爹之间的差距。他一路拿折扇挡着脸,饶是如此,也还是引来了不少围观看笑话的仆役童子,一拨一拨聚集在他周围发出吃吃的笑声,又相继被他难得凌厉的眼神赶走。飞流看着他这副神态,跪坐在梅长苏旁边偷偷憋笑,又记挂着梅长苏那句不能在长辈面前失仪的要求不敢笑出声。蔺晨认输般长叹一口气,撤下扇子,扶额挥手,"想笑便笑!小没良心的,仔细我把你带到后山去让你和老虎放在一起!"飞流骄傲地扬起头,"飞流不怕!老虎,能打!"梅长苏也护着飞流,扔过来一个警告的眼神,"你莫吓他。"蔺晨看着缩在梅长苏身后偷偷给他做鬼脸的飞流,气也不是笑也不是,自家老爹又在主位上轻咳一声,"仪态!"只能低声嘟囔几句不和你们计较之类,规规整整跪坐好。
       盘中羹汤已尽,杯盏尽收,蔺晨才想起来发问,"爹,你不是之前还说在南海,怎么突然回来了?"蔺老阁主漫不经心地探指摸上梅长苏的腕脉,双目似阖非阖,敷衍道,"想回来便回来了。"蔺晨撇撇嘴,没形没状地歪倒,"得了吧,你早在外面待惯了,没什么事你才懒得回来。"蔺老阁主睁眼,微微颔首示意梅长苏无甚大碍,随即目光转向蔺晨,恨铁不成钢道,"还不是因为你太不争气!一把年纪了还没个正形,成天吊儿郎当,剑术没练好,连个儿媳妇也没给我讨回来!这么多日子都让你给混过去了?"蔺晨直接在软垫上一躺,捂住耳朵道,"我不管,我不听,我今年才三岁,你别和我说这些!"
       这一招蒋蔺老阁主杀了个措手不及,被噎得半晌说不出话来。回过神,才开口怒斥,"还不起来!这样像什么样子!"蔺晨朝他爹抛了个媚眼,"天下这么多美人儿……""那也是别人家的!""儿子还年轻……""我像你这般大的时候,你都出生了!"蔺晨故作忧愁地叹一口气,"我也很想早些成家。可话是这么说,爹你让我娶的那些姑娘,我一个都不喜欢。"
       蔺老阁主冷哼一声,"那就去寻个你喜欢的回来!"蔺晨笑眯眯回嘴,"可我现在最喜欢飞流啊,"又转头看向正不明所以的飞流,"小飞流啊,以后你就一直陪着蔺晨哥哥好不好?顺便带上你苏哥哥,咱三个一起过。"飞流却茫然地看过来,似乎他说的话很奇怪,"我们,要分开?"蔺晨满脸喜色扭头和他爹秀,"爹,你看,人我已经拐到了!"蔺老阁主气得差点掀翻面前矮几,吹胡子瞪眼,"胡闹,胡闹!你自己不正经便罢,还要扯上人家孩子作妖!混小子!"蔺晨满脸不高兴,"谁胡闹了,我多认真啊。"从地上爬起,拍拍衣服转身就走,梅长苏在和老阁主告罪以后,也带着飞流退了下去。
     蔺晨正等在房内。等梅长苏落座,顺手递过去一盏清茶,温度拿捏得正好。梅长苏看他一扫方才不正经的样子,确定有大事发生,挥手屏退侍从,方才开口,"何事?难得见你如此烦忧。"蔺晨支着下巴,"我爹这次回来,才不是为了过重阳。南疆战事告急,哪儿都不太平。他在那儿待得烦了,才想着回来看看。方才不肯说实话,应是怕你多想。要我说,你哪有那么脆弱,这事儿你是一定要管的吧?毕竟南疆这次的主帅,可是穆王府的霓凰郡主。"
     梅长苏沉吟,"就之前卫峥传来的消息而言,这样的情况我倒是有所料想。只是无法断定,前线的战局,到底糟糕到了什么地步?霓凰她能不能撑得下去?"蔺晨瞥他一眼,"霓凰郡主巾帼豪杰,十七岁便征战沙场,多年来战绩累累。这次不过是南楚将战线拉在了江边,穆王府的人吃了不擅水战的亏而已,要说糟糕,倒也未必。"
     梅长苏浅浅一笑,带着几分骄傲和怅然,"霓凰本就与一般女子不同,我信她。不过水战着实麻烦……还是差聂铎前去助阵吧。"

——————————————tbc
         来来来我来冒泡啦!撒糖小能手上线!

评论(7)
热度(22)

© 何年何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