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匪君子(二十一)

    梅长苏也是到了药王谷之后才知道,卫峥和云飘蓼之间,是有长辈口头上定下的婚约的。
    云飘蓼今年不过是十五岁,才刚刚及笄。豆蔻年华的少女袅袅婷婷地走过来,大大方方行礼,“梅宗主。”姿态从容优雅,带着大家闺秀独有的雍容韵致,云缎裁出的罗裙给少女清弱的体态添了三分飘逸仙气。明明是还带着几分稚气的清丽眉眼,却因为温雅柔和的气质而变得端庄大气起来,是那种人人都会欣赏的美人儿。而她冷静睿智的眼神,让人无法将她当做一个年纪尚轻的稚女或者空有美貌的浅薄女子看待,而素老谷主能放心将一半药王谷的事务交给她打理,也证明了她确实有才华。
    梅长苏看着她,有点失神,不出意外的话,云飘蓼本应该被凯旋而归的卫峥风风光光地明媒正娶,还有那七万兄弟,他们的父母妻儿也本该尽享天伦之乐,而不是像现在这般,承受了失亲之痛,还要忍受加诸在亡者身上的污名。七万冤魂带给他的重担,从来都沉沉压在他心里,让他片刻都无法喘息。梅岭那道伤痕从未愈合过,碰一碰都会觉得疼痛渗到了骨子里。
    “梅宗主?”云飘蓼担忧的轻唤声拉回了他的神智,他抱歉地笑笑,“云姑娘有事?”云飘蓼点头,又重新对着他拜了下去,“小女有一事相求,望梅宗主应允。”梅长苏了然,给飞流使个眼色,让他把云飘蓼扶起来,“有关于卫峥?”
      云飘蓼微笑,“是。小女希望,梅宗主能带他出谷。梅宗主不必担心他会被人认出,卫峥会易容。”梅长苏本以为她来拜托自己帮忙留下卫峥,不料她竟是让自己带卫峥走,不禁大感意外,带点迟疑地开口,“……云姑娘,卫峥不是与你有婚约?” 云飘蓼依旧从容,“是。”“那,若是卫峥随我回了江左……”
     云飘蓼轻轻垂下眼帘,“那是好事。我能看得出来,卫峥心里有恨,他曾对我说过,他至今难以忘却七万同袍的鲜血,和梅岭的漫天大火,他甚至会因为噩梦无法入眠……梅宗主,我求您,给他一个帮忙洗脱兄弟冤情的机会,平淡的生活,对他未必是好事。对他来讲,能够跟在他的少帅身边,一定比留在这里开心。”      梅长苏追问,“那云姑娘你呢?岂不是要蹉跎了年华?”云飘蓼却笑出来,“梅宗主可知,我等了他多久?”不待梅长苏回答,她自顾自地说下去,“原本是五年的,当梅岭赤焰军被剿灭的消息传来以后,我以为我会等他一辈子。后来他给药王谷来信询问火寒之毒的解法,我知道他没死……”她声音很轻,很坚定,“虽然那时候他没有说他在哪里,但我还是很高兴,很高兴,这种高兴让我觉得,再等他几年,几十年也没什么。”
      云飘蓼开始追忆,笑容甜蜜,还有几分少女的羞涩,“我和他从小就是玩伴。他比我大五岁,小时候我失足落入了荷塘,他也不会游泳,但他还是跳下来准备救我,那时候他十岁。我当时就想,以后要当像他这样的大英雄的新娘子……就这么青梅竹马,到我七岁,家里人开玩笑,说让我以后嫁给他,他拍着胸脯说一定不会让我受委屈,等我入了家学,不能再出去和他一起玩,他还偷偷跑来给我送些市面上的小玩意儿,我那时候就想,这个人,如果能和他一直在一起就好了。等到我十岁,他十五,男儿心中豪情满腔,他瞒着素师父,偷偷跑去参了军。走之前我也溜去城门口送他,他说回来要送我一把红缨枪……这次回谷,他还真的给我带来了。”  
    “说真的,我习惯了等他。只要他在做完该做的事以后,他还能记得有我在等他,我觉得就不算虚度年华,我也不会觉得后悔。”  
     梅长苏默默无言,良久,才回她一句,“且容我再考虑考虑。”云飘蓼嗓音温柔和缓,“那请梅宗主好好休息,莫要太过劳神,飘蓼告辞。”梅长苏颔首,“姑娘慢走,飞流,送客!”    
   云飘蓼慢慢顺着小路踱回去,却在半路上看到了正在等着她的卫峥。她笑笑,“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卫峥挠头,有点局促,讷讷回答,“我刚去你屋里找你,可你不在,就准备顺着这边找找……”云飘蓼笑意渐深,自从这次卫峥回来看到她长成个大姑娘以后,面对她时,总是有那么几分不知所措,呆得很。  
     卫峥犹豫半晌,“飘蓼,我有事想和你商量……”云飘蓼却不等他说完,上前一步,低头帮他理了理衣襟上的褶皱,柔声道,“想做什么便去做吧。”卫峥意外,“你……知道?”云飘蓼点头,扣在他领口的纤长手指无意识地揪紧,“我知道……我只有一个请求,活着回来,”她抬头,眼里有泪意,“活着回来好吗?卫峥?”卫峥抬手,略微犹豫后,紧紧把她拥住,声音也有一丝哽咽,“好。”
       屋内,飞流继续无聊地给梅长苏打扇,却被梅长苏叫住,“飞流……如果你有一个很喜欢很喜欢的人,要去很远的地方,你会怎么做?”飞流毫不犹豫,“一起去!”“要是不能一起去呢?”“乖乖等!会回来!”   
    梅长苏逼问,“要是不回来呢?”“去找他!”飞流依旧答得爽快,梅长苏扭头,看着窗外的一树繁花,“去找他吗?”声音渐渐低沉,几不可闻,甚至飞流也没听见,“要是他以为,你死了呢……”
     梅长苏轻轻道,“飞流,卫峥哥哥逃家以后,是飘蓼姐姐来帮他做他该做的事,比如行医,比如照顾药王谷……你呢?如果你喜欢的人走了,你会帮他做他没做完的事吗?”
   飞流睁大眼睛,“飞流,不会!”梅长苏揉揉他的脑袋,“不会可以学啊。” 飞流有些为难,良久,闷闷道,“不干。我去找他回来。” 梅长苏微笑,“飞流这样想,以后你喜欢的姑娘,一定很有福气。”飞流皱皱鼻子,不满道,“小姑娘,讨厌。哭鼻子,还,抢苏哥哥!”梅长苏笑吟吟调侃他,“可飞流你要娶媳妇儿啊!”
正巧,蔺晨摇着折扇进来送晚饭,看这一大一小聊得开心,笑眯眯开口,“聊什么呢?”飞流扭头,“聊,飞流,娶媳妇!”
    蔺晨手里的托盘差点掉在地上,脸上也变了一瞬,“飞流你想娶媳妇?”



————————————————tbc

评论(4)
热度(26)

© 何年何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