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匪君子(十六)

      飞流也不知道,他和蔺晨使什么时候和好的。

      就像他现在都有点莫名其妙,蔺晨为什么会生他的气一样,明明他以前摔过的东西不少,可蔺晨从来没有为那些东西和他生过气,确切地说,是蔺晨从来没有和他生过气。

      说是完全和好也不尽然,起码虽然现在蔺晨还是会揉揉他的脑袋,和他打打闹闹,可再亲密一些的动作就没有了。他再也不能随意扑进那个白衣公子的怀里蹭他一身灰,也不能没大没小地和他泼水打仗,更不能一口渴就随意拿起对方杯子狂喝牛饮。

      他虽然傻些,可还是会看人脸色的。这些以前做起来没什么的事情,现在却会让蔺晨脸色微微阴沉,虽然他马上就装着完全没什么的样子,可到底也不是真的没事。飞流抱膝窝在房间角落的阴影里,面前的小木匣里满满都是他的宝贝,小弹弓,琉璃珠子,木偶人,甚至还有一把精致的木雕弓箭……有蔺晨在庙会上给他买的,有在元宵灯会上给他买的,还有几个是在分头赶路时蔺晨夜晚偷偷跑来与梅长苏谈事的时候塞给他的。这些他都宝贝着,一个都舍不得丢掉。 可回江左盟这一路上,再没有新的东西被他放进来。甚至每天到处闲得晃悠的蔺少阁主,在确定江左盟众人安全抵达后,挥手转身就回了琅琊阁。

    飞流觉得,心脏有点难受,可怎样难受,他说不清,有点酸麻,有点钝痛。他告诉过苏哥哥,本以为这样他的蔺晨哥哥会回来给他看病,顺便调笑着给他灌下几碗苦涩的药汁,然后安慰他、抱着他睡觉,就像以前他内力失控的那几次一样。可苏哥哥只是摸了摸他的头,笑着说:“飞流长大啦,懂得离别之苦了。”就再也没有然后了。江左盟里,再也没看到那个大呼小叫说吉婶儿我要吃宋嫂鱼羹粉子蛋的身影。

    离别之苦是什么,他一点也不想懂啊。他把头埋得更深,只觉得心里越发难受。面前满满的都是玩具,可他连一点动手的兴致都没有。

    也不想去找苏哥哥,最近小五那姑娘缠苏哥哥缠得很紧,有时候连他都差点挤不到苏哥哥旁边去。他有好几次都对小五怒目而视,可她虽然被他的气势吓住了,行动上却依旧不改,每日添茶倒水殷勤利落,他再发脾气,却被指责了几句不懂事。

    江左盟中并没有与他年纪相仿的玩伴,唯一一个比他大一两岁的小五还和他相处得不太好。若说让飞流出去与其他小孩子玩,这话倒也不是没有人提过,可飞流武功是高,脑子却不怎么灵光,出去之前又被梅长苏叮嘱过不许用武功欺负其他小朋友,游戏便总是输,还被其他孩子作弄嘲笑了一番。回来之后,飞流发了火,梅长苏也动了怒,给飞流寻玩伴的事也只得无奈作罢。

   不想出去练武也不想玩什么游戏,飞流眼里空茫茫的一片,整个人看上去单薄阴沉,仿佛是个精致的偶人,不会动也不说话,几乎和房中黑暗融为一体。

   把他变活的是一阵鸽子振翅的声音,几乎是在听到的第一瞬间,飞流便一个鹞子翻身从窗户中掠出去,足尖一点轻灵地翻上房顶,再在翘起的檐角上一借力,伸手牢牢抓住了那只快要降落在鸽舍之前的信鸽。看见上面琅琊阁熟悉的花纹标记后,他更为兴奋,直接用轻功向梅长苏房间的方向跃去。

   人未至声先到,少年清越的音色仿佛山间最为甘冽的山泉,“苏哥哥,有信——”梅长苏讶然抬头,不知飞流怎么会兴致勃勃地抢了黎纲的活儿,浅笑着接过飞流手上的信鸽,伸手抚了抚它柔顺的翅羽,从鸽腿上绑着的笺筒里取出一卷薄纸,细细看过后,眉头越皱越紧。

   他看着旁边眼巴巴地盯着他的飞流,少年的模样像只狗儿,乖巧而讨喜,不由得让他心里也轻松了些,轻声问,“怎么了,飞流?”“坏人,来,吗?”梅长苏一怔,接着颔首,“估计明日就能到。”飞流的唇角翘得老高,一蹦一跳地跑出去,恨不得眨眼就是第二天。

    蔺晨这次出场的方式却是与他张扬性格全然不同的低调,晨光熹微的时候,他仗着轻功卓绝,翻墙进了江左盟,又熟门熟路地摸去给他准备好的房间,打算补个回笼觉。刚进房门,却感到一阵拳风迎面而来,他赶忙侧身避过,看着穿着深蓝劲装,挺拔如松的飞流,诧异道,“小飞流,大清早的你不睡觉,跑我房里干嘛?”飞流出招越发卖力,双眼亮晶晶地,“等你!”蔺晨越发奇怪,“等我做什么?”飞流歪头思索的同时提掌攻上,“无聊,打架!”蔺晨无奈,却也认真陪他过招,两人动静不小,很快,整个江左盟都被吵了起来。

    “小飞流,几月不见,内力深厚了些,怎么招式还是没长进呢!”飞流不高兴地嘟了嘴,“你,不在!”蔺晨摸摸鼻子,笑着调侃,“想我了?”“想!”毫不犹豫,干脆利落的一句仿佛最强效的定身咒,蔺晨本来格挡的动作停住,表情还带着几分不可置信。看着蔺晨停住,飞流也不甘心地收了招,擦擦额上渗出的汗滴,抛下一句“累了,去睡觉!”转身就走。身后,蔺晨眼神复杂,苦笑着呢喃,“你能知道什么。”音量低得仿若连微风声都能将其盖住。

    室内,梅长苏早已烹好茶,摆好棋,就等着蔺晨入座。蔺晨也毫不客气,举杯就浅抿一口,赞道,“好茶。真不愧是我送来的。”梅长苏白他一眼,对着服侍在左右的人淡声吩咐,“都下去吧。没有我的允许,不要放任何人进来。”

     待所有手下全部躬身退下之后,他这才正色看着对面依旧吊儿郎当的蔺晨,“你飞鸽传书所说的,是否属实?”蔺晨哎哎两声,佯装不满,“我说,你也太低估我琅琊阁了吧。别人奉上千金都未必能得到的消息免费给你,你竟然还在怀疑真假?看来下次我要按市价收费了啊!” 

    四月应是暖意融融的天气,梅长苏却依旧围着狐裘,捧着温热的茶盏怔怔出神,“我只是……不敢相信。”蔺晨看他这个样子,也长叹一声,“别说你了,就是我刚查到的时候,也不敢相信。那位小五姑娘的身世,竟牵扯到这样大的一个秘密。”

   梅长苏恍若未闻,面上带着一抹模糊的微笑,径自追忆,“那时候,景睿和豫津,是我最喜欢的两个弟弟。我和景琰……每次出去玩总会捎上这两个小尾巴……你说,若景睿知道了,该会如何伤心?”

————————————tbc

    2000+奉上~ 这章本来打算昨天发的可大情人节还是不要虐狗了……哦,零点过了,前天。

    恩,以及,LOFTER改版了真心还没玩透,哪位大神能教教我链接、下划线、加粗字体、以及把字划掉这些怎么弄?【星星眼,求指导】

    最后最后,刚进语c圈准备混,不知道有没有人愿意给我推荐个好玩的群?求扩列~

评论(15)
热度(58)

© 何年何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