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匪君子(十四)

    饥饿与疼痛一直伴随着她,她曾经试图过逃脱,但要这种似乎将她逼疯的感觉如影随形,无论如何也摆脱不掉。
    没有关系,有光明的地方才有暗影,只要坠入黑暗中就好了,就感受不到任何痛苦了。她这样对自己说。
   可是黑暗终会褪去。在清浅的药香中,她缓缓醒来。尚未睁眼,就感觉到身下垫的不是干枯粗糙的稻草,身上穿的也不是酸臭干硬的破布,甚至,甚至她还有了一床棉被,温暖而柔软。
   这是梦吧?还是说,她终于等待到了死亡?
   “小姑娘,醒了就睁眼看看吧,身上还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她慢慢掀开沉重的眼帘,视线由模糊慢慢变得清晰,床前守着三个人,三个男人。
    站在后面的两个人她没看清,但最前面抄着手披头散发倚着床柱的人实在太浪荡,表情也不是很正经,就算五官清俊,也有那么一股挥之不去的纨绔味道。哪怕身体依旧无力,她也瞬间卷起被子缩到床的最里面,惊恐尖叫,“我死都不会接客的!”
    死一样的静默。
    良久,站在后面的那个青衫文士噗嗤一声笑出来,“蔺少阁主,这小姑娘好像把你当成坏人了,不知你作何感想?”说着,走上前来,手里托着一块桂花糕,俊逸的眉眼弯出一个好看的弧度,声音柔和似三月春风,“抱歉了姑娘,我们的马车撞到了你,不知你洗现在可有哪儿难受吗?”她怯生生地摇摇头,犹豫再三,还是不敢接过那块糕点。忽然横过一直手,将糕点抢了去,塞进嘴里。
    梅长苏无奈,“飞流,这是给小姐姐的……”那个宝蓝劲装的孩子不高兴地撅起嘴,大声道,“还,要!”
     梅长苏指了指桌上的糕点盘,便不再管飞流。接着柔声和她讲,“姑娘,在下江左梅长苏,这位是蔺晨,是个大夫。如果身上哪里还痛的话,最好和他讲。别担心,他真的不是什么坏人。”那个白衣男子则是讽刺地看着梅长苏,“一个你一个飞流,你们谁对我像是对大夫一样?一个拿我当苦力,一个把我当老虎。好了,现在又来一个不拿我当好人的,不进你江左盟简直可惜了!”她不由得又缩了缩,换来梅长苏安抚的眼神,以及一句,“飞流,让你蔺晨哥哥带你出去玩。。”那个劲装小孩儿很兴奋地放下点心盘子,扯着白衣公子的袖子就往外跑,那公子脸上表情不情不愿,脚下步子却没慢半分。
    梅长苏也笑着看她,“不知姑娘名讳可能告知在下?”她缩在被子里慢慢挤出一句声如蚊吶的“我……我,我没什么亲人,没人取名字,就叫小五。”“那小五姑娘好好休息,在下就不打扰了。若是有事,只需唤一声,自会有人来服侍姑娘。”她埋在被子里点点头,也不知那人看到没有。
   此地临近昆仑,虽无雪山苦寒却也不甚繁华,镇上没什么新奇玩意,飞流随着蔺晨逛逛就觉得没劲,索性飞上房顶看看风景。
    蔺晨也不急,知道自己无论走到哪儿飞流也能看得见跟得上,继续一家摊子一家摊子地慢慢晃,东挑挑西拣拣,悠闲得很。
  昆仑有玉。虽玉矿中开采出来的大头都归了朝廷,附近居民还是会淘几块矿石来,能开的出玉就做成小玩意儿卖。蔺晨在一个小摊子前驻足良久,把玩着一个猫儿坠子,颇有几分爱不释手的样子。
   摊主笑呵呵地招呼,“公子可是看上这扇坠了?东西小,利薄,一口价,一百文。”蔺晨直接弹了块碎银过去,转头就把它挂在从不离身的折扇上,手里不住摩挲,步子轻快地走回临时栖身的客栈。
    吃饭的时候,梅长苏瞄到了他的新扇坠儿,随口问,“今天买的?雕工不怎样啊。”蔺晨不服气地反驳,“谁说的?我看就很好。这猫多好看!”“是啊是啊,看着就是只不理人的猫,头都扭过去,你说这是雕歪了呢还是故意的呢?”蔺晨撇撇嘴,小声咕哝,“那可不,和飞流一模一样。”旋即正色道,“还有两天路程我们就能找到荀珍老前辈,今天捡回来的小姑娘,你准备怎么安排?”梅长苏沉吟,“看着是个无父无母的孩子……先带着吧,其余的等她伤好再说。”蔺晨无所谓道“随便你。”
     马车迎着风雪进了昆仑,梅长苏在进山之时便已冻得面色青紫,整个人都是半昏厥的状态,急得就算做侍女也要跟着梅长苏的小五眼泪汪汪,飞流也一遍一遍地给他输入内力,现在他练的熙阳诀做这事合适得很。
     紧赶慢赶走了两天,才将将赶在日落之前到了寒医荀珍所居村庄之外。村周有温泉,倒是温暖一些,梅长苏的面上也多了丝血色。
    蔺晨背着梅长苏下了马车,身后黎纲急急地将斗篷披在梅长苏背上。琅琊阁早已事先打听过荀珍的居处,找到也不是很难。甄平敲门却无人应答,蔺晨只得高声叫道,“大夫,大夫在吗?有病人来找了大夫!”看得身旁之人一阵目瞪口呆,深深怀疑这不靠谱的招数能不能唤出寒医荀珍。
    让他们惊讶的是,门还真的开了。

————————————tbc
     放寒假回家一趟,结果手机被偷了。最伤心的是,母后还不准备给我买新的。想想现在连码字都得和她抢手机还只能看十几分钟就觉得好心酸。
     春节了,贼也要过年啊,大家注意防盗。T_T
     么么哒(*^ω^*)

评论(10)
热度(25)

© 何年何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