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匪君子(十三)

  天阶月色凉如水。
  更夫来来回回都是那一句天干物燥,小心火烛,从戌时到亥时再到子时。梅长苏不想去睡,也不敢去睡,他怕一闭眼,就是几位兄弟血肉模糊的残尸和写满怨恨的眼。他坐在卧房门前青石阶上,手里不住摩挲着赤焰手环,怔怔望着月亮出神。
   最后回来的那个兄弟,带伤带毒强撑了一路,终究是没能救得回来。那张面色青白的脸,那双尤带不甘的眼,一直在他眼前萦绕不去。
   “刚上路时,我就觉得有些奇怪,那些领队弟子们似乎各自结派,关系超乎寻常,可有些并不属于一个宗门的弟子,却也熟稔得很……”
    “快到苗疆时,有些人似乎想要推脱,甚至有人逃跑过,可是被值夜弟子发现时,都是一具具尸体……”
    “与千毒教一战,我们损失惨重……南疆地形复杂,魔教弟子又擅用毒,这次我们的人手也不足,死伤的弟兄比魔教多一倍……”
   “我们费尽心思逃出来,不料半路有人却突然发难,剩余的弟子也尽数死于其手,属下无能,勉力逃亡十余里,受伤后本无余力再回江左,亏得遇到琅琊阁弟子,看到属下腰牌后施以援手,才得以再见宗主……”
    “宗主,属下自知伤重难治,求盟中能对父母妻儿照拂一二……”
    ……
   梅长苏深深闭眼,虽不知这一出为的是什么,但可以推知,绝对与几大派脱不了干系。
   “黎纲!”
    “宗主?”
    “去给我把蔺晨叫过来!”
     黎纲躬身,无声退下,不多时,就听到那个蒙古大夫踢踢踏踏走过来的声音,还有含混不清的哈欠声。“这大晚上的叫我过来干什么?”
   “赏月。”梅长苏看着蔺晨那张在月光下越发俊逸的脸,不知为何,心里的无名火止不住往上冒。
   “可要美酒相伴?”蔺少阁主依旧吊儿郎当地笑。
    “我能喝?”
    “浅饮几杯无妨。”说着,蔺晨变戏法一般从袖子里摸出一个小酒壶,壶口塞子被轻轻拔出后,便有浅浅梅子味道散出来,蔺晨先一口干掉一大半,然后将只剩三四口酒的酒壶递给梅长苏,“出来的急没带酒杯,左右我也不嫌弃你,将就着用吧。”
   梅长苏接过,也没心思品什么味道,一口灌下。抹了抹顺着唇角流下的酒液,语声平静,“说吧。”
    “你想要我说什么?”
    “你又知道些什么?”
    “我知道的不少,比如城里王小二今日娶亲啊,酒楼朱老板亏了几千两啊……”
    “蔺晨!”梅长苏忽然把手里的酒壶摔了出去,瓷器在青石板上发出一声清脆的悲鸣,“我就想知道我的兄弟为什么而送命!我就想知道那些所谓名门正派手里还染了多少人的血!”
    蔺晨摇摇折扇,看似问了个毫不相干的问题,“依你所见,此次前往苗疆的人分几种?”
    “一种是对于门派来讲毫无意义的弃子,前去送命的炮灰,还有一种是想去建功立业的蠢货,空有傲气却无实力的小丑。”
    “还有几种,有些是别的门派送来的细作,有些是对门派有所不满的弟子,还有些是太过强势无法掌控的弟子。为何大敌当前仍有内乱?甚至逃跑者尽皆丧命?不过是不同势力之间的博弈罢了。”
   “所以,这是一次清洗?”
   “是。”
   “千毒教弟子没有杀人,这都是嫁祸?”
   “是。”
   “所以你叫我不要再查,所以你说我最好不要掺和进去?因为所有去的人必死无疑?”
   “……是。若无琅琊阁护送,那位江左盟的弟兄,也逃不出太远。”
   “你早知道?”
   “……这算惯例。”
   “那孙长老呢?他儿子为此丧命,他又知道多少?元辰长老,他又知道多少?!”
   “除掌门之外,也只有几位大长老知晓。九剑门孙前辈不知,但元辰长老出的力不小。”
  “这就是江湖?”梅长苏面色惨然,似哭似笑,“我本以为,江湖上就算有些血雨腥风,也不会像朝堂一样充满肮脏算计。快意恩仇,行侠仗义……果然是故事,多精彩的故事……”
   蔺晨偏头看他,眼里满是萧索,“有人的地方,自然会有这些勾心斗角……长苏,你该看开些。”
   “……是。自赤焰一案起,我就该明白,阴谋诡计,算计利用,都是用来排除异己的方式。不光要看,我还要用,还要精通……林殊不懂,梅长苏却不能不懂,林殊不想做也做不到的事,梅长苏来做。可是蔺晨……为什么我心里还会难过呢?明明心都冷了,为什么还会难过呢?”
     蔺晨轻轻叹气,“去休息吧。”长苏,你可以不必活得那么累。
   梅长苏起身,久坐的腿有些酸麻,他却不管不顾,径自摇摇晃晃回房。
    一夜难眠。
     待几大派派遣精英弟子围剿魔教,令其元气大伤,各弟子也以命卫道的消息传遍整个江湖之时,梅大宗主已在马车上昏睡多日,同坐车厢里的蔺少阁主只是冷哼一声,揉碎了鸽子带来的信纸,继续撩开车帘看着用轻功在外面捉鸟捉得开心的飞流。
   唔,得多养几只鸽子了。被小飞流捉完可怎么办。
   马车稳稳向昆仑行进,去寻访寒医荀珍。琅琊阁费了好大力气才查出他隐居在昆仑山外。
   忽然,车厢重重一颠簸,惊醒了梅长苏,他迷迷糊糊地披好外衣走出车厢,“怎么了?”
   甄平无措地站在原地,哭丧着脸看着他,“宗主,我们的车好像……撞到人了……”
   梅长苏瞪他一眼,“还不去看看人家有没有事!”
    “是!”甄平拉着一溜烟跑过去,又抱起一个瘦弱孩子跑回来,“宗主,这,这好像是个小姑娘,她晕过去了!”

————————————————tbc
     各位小天使么么哒~宫·美人·羽上线!
     现在她还没有宫羽这个名字,叫什么好呢,狗蛋还是二丫还是大妞妞?翠花怎样?【我是真爱不是黑,真哒】

评论
热度(23)

© 何年何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