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匪君子(十二)

    元辰长老此人,任谁评论都是两个字,忠直。当初林燮化名石楠闯荡江湖时也结交不少好友,但能放心将身份和盘托出的,除了蔺老阁主,便是元辰长老。与见面就打的蔺老阁主不同,偶尔,元辰长老还会来京城找林燮喝酒,于武道一途,他也指点林殊颇多,可以说是有半师之谊。对于这位长辈,林殊一向是景仰的,现在听说在这谭浑水里他也插了一脚,有些接受无能。
     蔺晨面色有些奇怪,他犹豫半晌,还是把一直想说的话说出了口,“长苏……这事,你还是莫要追究下去为好。待比武结束后就回江左盟吧,其余纷扰,莫要再多理会。”梅长苏讶然问,“这是为何?”“这事很麻烦,你最好不要牵扯进来……”蔺晨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梅长苏带着三分冷意的声音打断,“莫非在蔺少阁主眼里,在下便只是个遇到麻烦便缩头而逃的懦弱之人?”蔺晨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那就不必再劝了!”蔺晨也怒道,“好好好,你梅大宗主高义,你要查尽管去查!”飞流看着两人吵架,也不懂谁对谁错,只是在梅长苏身后扮了个鬼脸,冲蔺晨吐吐舌头,“哼!坏人!”平时玩闹一般的举动却将蔺晨的三分怒火煽成了十分,他眼神转冷,面无表情转身就走,很快就从窗户中纵身跃出。
     梅长苏怔住,飞流也呆呆地回不过神来。他本以为那个坏人会像以前一样来捏捏他的脸,或者挠他痒痒,他甚至都想好如何躲避,可这样直接走掉,却让他始料未及。飞流一向是个实诚的孩子,想不明白便不去想,直接从床上跃下,也从窗户里追了出去。梅长苏在后面急唤,“飞流,外衫穿好,鞋子穿上!”可那个孩子的速度一向是优势,只一瞬,梅长苏便看不到他的影子。
     蔺晨并未走出多远,毕竟华阳宗守卫森严,他还不想惹出什么乱子。将身影融入檐下阴影,他小心翼翼地避开值夜的弟子,准备回到住处去。忽地,听到身后一阵风声,他下意识地一掌挥出,回身却看到是穿着单衣的飞流。少年身法轻盈,避开他挥来的一掌,直直撞入他怀里。习惯快于理智,他伸手抱住小少年,看清他脚上不着鞋袜后又抱得高了些,避免赤足着地而着凉。板着脸低声训斥,“怎么衣服都不穿就出来!”飞流难得主动地抱住他脖颈,乖巧道,“你,生气了。”蔺晨斜眼看他,“我生气了你就追出来?你不是喜欢你苏哥哥得很吗?”飞流也不知该怎么答,干脆将蔺晨抱得更紧,“不生气!”看到飞流这样,蔺晨又哪里还气得起来?长叹一声,“小没良心的,你蔺晨哥哥这辈子都耐心就给你了!连你苏哥哥都没这待遇!”飞流眼睛亮晶晶地看他,“不气?”蔺晨无奈,“不气了不气了。抱稳,我送你回去。”飞流想想,摇摇头,慢慢道,“和,你睡!”蔺晨笑了,“哟,还学会利诱了?算了吧,江左盟宗主的贴身护卫睡在我床上,我可就低调不起来了。听话,回去睡。”飞流不甘不愿地皱眉,点点头。
      抱着飞流回到梅长苏房间,梅长苏仍未入睡,披衣独坐,也不知在想些什么。蔺晨轻柔地将飞流放到床上,梅长苏不禁笑着调侃,“你倒是宠他。”蔺晨瞥他一眼,“小飞流可比某些人有良心多了。”“是是是,你蔺少阁主大人大量,不计较了,可好?”蔺晨又阴阳怪气地哼了声,“查不查随你,反正我劝过了!”“好好好!”“还不快点休息?你是不是忘了你还是病号!”“马上睡!”
      第二日的比武,江左盟成绩虽不如昨日,可在一些二流门派间,也算是排的上号。对这个结果,梅长苏也很满意,既展示了实力,又不至于招致某些势力的忌惮,可谓局面大好。
      武林大会共比了五日。最后决出的二十五名优秀弟子,无一不是八大门派之人。在各门派准备打道回府之时,华阳宗宗主却上了擂台,声如洪钟,“诸位侠士——”原本嘈杂的各派弟子们在师长的示意下安静下来。此时,不仅华阳宗,其余大门派掌门也都走上前,如此阵仗,台下诸人不由得面面相觑。“各位,想必之前几桩惨案,大家也曾耳闻。千毒妖孽横行无忌,心狠手辣,欺我中原武林无人!我华阳宗与其余诸门派愿前去南疆诛魔扶正,小惩一番,可有侠士愿与吾等同行!”凌仙阁阁主也上前一步,行一万福礼后柔声道,“此次也只是小战一番,扬我中原武林神威即可,不必倾尽全派之力,各位若有心,安排几位弟子前去就好。若是有侠士担心门下弟子性命,我凌仙阁在此许诺,本次武林大会决出的优秀弟子将全部奔赴南疆,一路上,定会好生照应各位。”九剑门宗主也言简意赅道,“但求一战,可愿同行?”
      台下一直沉默的各小门派主事者此时也回过神来,虽不愿派人远去苗疆应付那些浑身是毒的妖人,众目睽睽之下,连推脱也不能,只得在带来的弟子中左挑右选。梅长苏大略一扫,发现中选的大多是些武功平平的普通弟子,还有少数雄心勃勃的亲传弟子想要趁此机会扬名立万,便也主动要求跟着去。他转头看着自己带来的十几个帮众,开口询问,“可有人愿意前去苗疆?”当下便毫不犹豫地站出四人,“宗主,属下愿意!”梅长苏鼓励地看着他们,“好!侠者,勇义也!”又正色道,“我也不求你们-闯荡出什么赫赫威名,只一个要求,保护好自己,活着回来,诸位能否做到?”回答他的,是一声干脆利落的“能!”梅长苏颔首,“好,梅某在此,祝诸位凯旋!”
     待各门派弟子集结好之后,便留在华阳宗休整,几日后将与那二十五名弟子一起出发。其余诸人则是回了门派,静候消息。
     三月后,一个浑身是伤的武者被琅琊阁中人护着回到了江左盟。见到梅长苏后,七尺男儿竟伏地痛哭,“宗主——此次前去魔教之人,十不存一!其余几位帮中兄弟已尸骨无存!”梅长苏忙将他扶起,“怎么回事,你起来说!起来!”
    那人面色说不出是悲哀还是愤怒,“背叛!有人背叛!半数人都……都死于内乱!”

————————————tbc
     为我之前极其不稳定的更新道歉。
     现在考完了,真的。
     但还得复习,因为我系解挂了QAQ……【说多了都是泪系列】
     认真说一句,求安慰。
     嗯,下章会把所有事情交代清楚。不知道现在有没有小天使猜出来?

评论(3)
热度(34)

© 何年何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