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匪君子(七)【主蔺流,有靖苏】

     江左是个好地方,物华天宝,人杰地灵。

     花了近一月的时间,才让江左盟的宅子到了蔺少阁主眼中“勉强能住”的地步,青砖黛瓦,朱栏白墙。

    梅长苏低调,宅子外面没有挂牌匾,连征收仆役都没有大张旗鼓,只是悄悄寻了靠得住的人,许了丰厚报酬招进来,蔺晨还嫌厨子做饭不好吃,让吉叔吉婶住了过来。梅大宗主笑说他这是少爷脾气,蔺少阁主却一本正经地反驳,说这是为了他的身体着想,唬得江左盟的属下一愣一愣,又给他们宗主添置了好多东西才作罢。

    蔺梅二人对漫步在整饬完毕的后园,垂柳依依草木扶苏,已有一派葳蕤气象。一路分花拂柳而来,梅长苏笑着看向身旁悠然赏景的蔺晨,“我准备半月后动身去武林大会,蔺少阁主可要同行?”

    蔺晨不紧不慢地摇着折扇,“武林大会,众多英豪云集。此为度才量德,为编撰琅琊榜取证的大好机会,我又怎能不去?”

      梅长苏沉吟,“此次武林大会,定在华阳宗举行。华阳宗远在中原,临近南楚,乘马车需一月路程。出发前半月,我打算先把江左大势定下。说不得,需要琅琊阁援手。”

    蔺晨斜斜瞥他一眼,依旧笑得吊儿郎当,“操心那么多干甚?总归你我知己,我也不会眼睁睁看你吃亏。”

    梅长苏长叹,“我欠琅琊阁的,又何止一条命。怕是这辈子,也很难还的清了。”

    蔺晨皱眉,合扇就往梅长苏头上敲,“我说你能不能不钻牛角尖?说什么报答不报答,只要你能让我这个大夫省点儿心,我就谢天谢地了!多学学人家飞流,一天万事不操心,也不纠结欠不欠别人,不是活的快活得很?”

   梅长苏失笑,“谁能及得上他?昨儿个才教的诗,今日就忘得干干净净。”话虽抱怨,但语气里满满的都是温柔疼宠。

    “飞流……会!”折了花跑回来的飞流听到苏哥哥在说他的不好,急忙为自己分辨。

     “那背来听听?”梅长苏笑着看他。小孩支支吾吾,脸涨得通红,却憋不出来一个字。

     蔺晨却将注意力放在飞流手里的花枝上,饶有兴味地问,“飞流啊,你这花,是在这园子里折的吗?”飞流看看他,又看看梅长苏,点点头。

    “这可不对。怎么能折自家园子里的花呢?要折,就去折别人家的……”“蔺晨,你别乱教!飞流,别听你蔺晨哥哥的,不管是哪儿的花,都不许随便乱折,听到了没?”梅长苏难得瞪人,这次却给蔺晨翻了个大大的白眼,以表达对这个不靠谱的朋友的鄙视。飞流似懂非懂,呆呆哦了一声就盯着他们,再无反应。蔺晨哈哈大笑,看着梅长苏脸上生动的表情,觉得,人还是有朝气的好,起码看着能让别人放心。

   这半月时间,江左盟上上下下都忙了起来。兼并小些的门派,挑衅大些的门派,最后派出些高手,先耀武再扬威,最后施恩,也收拾的服服帖帖。至于久居江左的势力门派,则是先确定好了同盟关系,待回来后再一一解决。

     江左盟也渐渐有了些名气,原本梅长苏上街,街坊总是笑唤他梅公子,现在已是带了三分敬意的梅宗主,上次还有人送了站在他身后的飞流两串糖葫芦。

     待到上路那日,蔺晨一骑先行,准备提前到场,隐在暗处观看这几年一度的武林盛事。而梅长苏的马车,也慢慢悠悠地往华阳宗方向出发。

——————————tbc

为了弥补前几天没更的事,今天我发了两次……

这章比较短,基本算是过渡,下章开始走剧情刷副本~

最后,谢谢姑娘们的支持,每一个喜欢,评论和推荐都让我好开心~

    


评论(8)
热度(41)

© 何年何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