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匪君子(五)【主蔺流,有靖苏】

    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

     琅琊阁位于深山之内,踞悬崖临绝壁,有时云雾自半山腰漫将上来,本就幽静清寂的重檐翘角便似高居于缥缈云海之上的方外仙宫一般,超然出尘。

     但太清净了也有太清净的不好。原本声音不大的鸟鸣,在山上便显得格外悠扬——也可以说聒噪。起码蔺少阁主此时就被窗外声声不停的“布谷——”吵的睡不着,在床上翻来覆去地滚了几道,又卷起被子蒙头准备大睡,最后挫败地发现连半丝睡意也没有。赌气般弹腰坐起,掀被下床,洗漱练剑。

     哎,要是飞流在,我肯定可以睡得很香。蔺少阁主如是安慰自己,等入了夏,气温一升,长苏定会热的难受,就不会再抢练过熙阳诀的飞流暖床了吧。

      ……这话连他自己都不信。不说梅长苏现在的身体一年四季就没有个热的时候,单说飞流那个小混蛋,一听苏哥哥要和他睡,跑的比兔子还快。不就是被捏了几下脸吗,小气。

      于是他连早膳都没吃,就蹭去了梅长苏房里。

     “人之初,性本善。这句话的意思呢,就是每个人在一开始的时候都是善良的,来,飞流,念一遍。”

   “人……吃猪……”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是刚推开门还没进屋就笑得歪七扭八毫无形象的蔺少阁主。

     “哼!”这是听到有人在笑话自己很不高兴的飞流。

     “不,不对。飞流乖,跟我再念一遍,人之初——”这是依旧很有耐心很温柔的梅先生。

     小孩儿懊恼地瞪了一眼笑到喘不过气来的某人,紧紧闭着嘴,死活不肯再来一遍。

     “喂,别笑了,说你呢蔺晨,你看看你把飞流都气成什么样了!”

       “好了好了我不笑了,来,飞流啊,告诉哥哥,是不是想吃猪肉了?”

        “哼!”

         “哎,我说长苏啊,昨天你不是还教他念日月盈仄晨宿列张的,怎么今天又是三字经了?”蔺晨斜斜靠坐在竹垫上,顺手拈起一块点心扔进嘴里。

        “飞流喜欢,不行吗?我说,少阁主,一大早的你就跑过来招惹人,琅琊阁这么闲吗?”

        “啧,两个没良心的。好好好,你继续教,我不捣乱,成了吧?”蔺晨干脆翻身仰躺下去,拿折扇遮住眼睛,再无动作。

       也许是春日气息太舒服,也许是旁边诵读声太轻柔,也许是身上梅长苏示意飞流给他盖的薄毯太温暖,总之,蔺少阁主就这样沉沉入眠。

      岁月静好。

       似乎只是花开落一次的时间,漫山的姹紫嫣红褪去,换成了浓淡不一的碧色,屋檐下也经常挂着细细密密的雨帘。琅琊阁内养锦鲤的池子里还种了不少莲花,田田莲叶,玉色花苞。

     蔺晨动作轻柔地为梅长苏拆去身上绷带,清洗药渍,换上柔软干净的中衣。

     “这段日子,你还算听我这个大夫的话,恢复情况不错。之后再卧床静养三月,便可以下床走动了。脸上的绷带……你便自己拆吧。”说完,收拾好药汤银剪,留下一面铜镜,便悄然退了出去。

     梅长苏扶着床边缓缓坐起,脸上绷带包得很厚实,除了眼鼻口耳等不得不露的地方,其他地方都遮得严严实实,完全看不出,这会是怎样的一张脸。是否和以前一样英气勃勃,是否还能有与以前有些相似之处……

     然而完全没有。

     颤抖的手轻轻揭开一层一层的遮蔽,陌生而清俊的眉眼映在镜中。文弱、秀气,肌肤苍白,能看得到淡青色的血管,是话本中描写的那种弱质书生。

     但是没有林殊明亮而热烈的眼神,没有林殊张扬而灿烂的笑容,没有林殊健康的、麦色的肌肤。

    没有,什么都没有。是梅长苏,不是林殊,不再是林殊。

    他抬起手,颤颤巍巍接近铜镜,却又无力垂下。镜中人,无论看多少遍,都只是个十几岁的少年书生,与雪夜逐敌千里的赤焰少帅扯不上半分干系。 

    以后,也只能是梅长苏了。他深深弯下脊背,把脸埋入手心,不知是哭是笑。良久,才慢慢抬头,眼角似有红痕。一阵清风捎来浅浅香味,他茫然转头,发现窗外白莲初绽,露出嫩黄莲蕊。

     自此之后,便是新生。

     沉下心神,他叫了苦守在门外的黎纲等人,他们从金陵跟随他到梅岭,又从梅岭护着他到了琅琊,这份同袍之义,他纵是九死也难报其一二,只能竭尽全力筹谋,还赤焰,还他们一个清白。

      还有很多事要做。

      屋外,不想打扰人家叙旧抒情的蔺晨,带着不明所以的飞流坐在凉亭里喂鱼。“飞流啊,哪有你这样一撒一大把的,要像我这样,慢慢地扔,知道吗?”

     小孩嘟嘴,不说话,手里赌气似的往水里倒了整整一盒鱼食。

      “……”蔺晨摇摇头,倒也没再说什么,只是轻轻抖腕展开折扇摇了摇,“飞流啊,你看,这莲花开了。”

     飞流茫然地看着他。

     他只是轻笑一声,“花都开了,有些人,也该活过来了吧。”

      回答他的,只有岸边树上黄鹂的婉转啼鸣。

     良久,鸟儿突然被凉亭里爆发出的一阵大吼惊飞,“飞流你个小混蛋!竟然把鱼食丢在我身上,我这可是白衣服,信不信我把你丢进池塘里!嘿!别跑!”

    

——————————————tbc

     今天是比较少……求不嫌弃……

    还有,我是真的真的很想看看你们的评论啊,要不然心里对于写的东西没什么底气……

评论(12)
热度(48)

© 何年何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