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匪君子(四)【主蔺流,有靖苏】

   自从把飞流带回来,蔺少阁主便多了一个毛病,爱抱着他睡觉,给飞流收拾好的房间,也就变成了摆设。

   少年人的体温高,每每蔺晨抱着飞流入睡的时候,都觉得怀里像是拥了个小小火炉,让人完全不想撒手。

     可今日不同。

     蔺晨是被怀里的凉意惊醒的,入睡之前,飞流还好好的,可这不过几个时辰,他的体温便一点一点凉了下去。蔺晨赶忙披衣下床点亮烛火,发现飞流脸上血色褪尽,涔涔冷汗流下,濡湿了额前碎发,小孩紧咬着唇,连哼都不哼一声。但这样子,却反而越发叫人心疼。

   蔺晨轻轻掰开他紧攥着的拳头,并起两指搭上了他的脉门。情况很糟,大概是内功反噬的缘故,飞流所有的内力都在毫无章法的乱窜,这样下去,不仅经脉有损,说不定连内脏也会为其所伤。

    怎么办?即便是平日里潇洒肆意,甚至带点自负的蔺少阁主,也不禁失了方寸,乱了手脚,暗恨自己为何不多背几本医书。

      当机立断吩咐下人点了火盆燃好蜡烛准备热水药材,拿柔软衣袖为小孩拭干额上汗水,才发现飞流连身上都已汗透重襟。银针封穴暂时稳住了小孩体内疯狂运转的内力,又给他灌下一碗漆黑的药汁镇痛,把人剥干净了丢进装满驱寒汤药的木桶里,等飞流体温有所回暖时东边已微露曙色。

     “忙了半夜大家定是累了,都散了吧,回去歇着,这里有我呢。”蔺少阁主一边给飞流拔针,一边轻声吩咐。

    “少阁主,您也忙了半宿,还是先去休息吧,这里由我们照看。”药童有点担心,便出声准备劝他去休息。

    蔺晨笑睨他一眼,“留你们在这儿?要突然有个什么变动的,你们知道怎么办吗?行了,我自己就是大夫,还能把自己身体累垮了不成?小孩子家家的操这么多心,是不是太闲?上次让背的本草纲目背了吗?”

     药童们面面相觑,最后只能无奈退下,“是,少阁主!”

     这次内力失控带来的结果就是飞流烧了三天,从年初一一直昏昏沉沉到了年初三。而蔺晨也不似往年一过年就看热闹找乐子,庙会社火等表演一概不理。除了照顾一大一小两个病号,就是在书阁里翻翻拣拣,等到飞流烧退以后,干脆让他和梅长苏待在一起学说话,反正梅长苏是黎老先生的关门弟子,满腹经纶才高八斗,哪怕不能动,教个小孩儿说话还是绰绰有余,而蔺晨自己,则一头钻进书阁,闭关了十多天。

    待到出关,便是元宵佳节。

     “飞流——飞流!把新衣服换上,蔺哥哥带你出去玩!”刚从书阁里出来,匆匆换了身衣服,便去梅长苏房内寻飞流。一进门,就看到飞流跪伏在床边,枕在梅长苏膝上睡得正香,唇边依稀还有些笑意。蔺晨不悦地皱起眉,低声道,“他不知你也不知?你那腿是能压得的吗!”

     “他喜欢,就让他睡吧。”

     蔺少阁主不满地撇了撇嘴,“你和他倒是投缘。我逗了他这么久,他也没这么粘过我。”

   “怎么?堂堂琅琊阁少阁主,吃醋啦?”

    “得了吧,别以为你满脸绷带,我就不知道你在笑。他能多亲近你也好,毕竟我以后很可能会东奔西跑,怕是不能总顾得上他。”言毕,轻手轻脚地走到飞流背后,忽然一声大吼,“小飞流!”

     飞流条件反射般跃起,一拳挥出,可惜没打中,蔺少阁主早有准备,反身便跑。待飞流收手,站在原地生闷气的时候,他又施施然摇着折扇踱回来,“飞流啊,准备一下,我带你出去看灯会,有很多好吃的好玩的。”

    “的……的……灯,会?”飞流皱眉,想了半晌,慢慢挤出几个字。

    蔺晨却惊喜地一收折扇,一步跨到飞流身边拉着小孩左看右看,“会说话啦?好,好!”又转头笑吟吟地看着梅长苏,“你倒是厉害!”

    “其实飞流很聪明。”

   “飞流……聪,明!”飞流也听懂了有人在夸他,表情骄傲地一挺胸,慢慢重复。

    蔺晨大笑,“对,对,飞流最聪明!走,我们去看灯会,有什么好玩的给你梅哥哥带回来!”

    “不……是,苏哥哥!”小孩却摇摇头,看着他,似乎很不满意。

   “什么?”蔺晨没看懂,一时怔住。

     “飞流的意思是说,不是梅哥哥,是苏哥哥。我本来想让他叫我长苏哥哥,但他怎么都念不好,索性,就叫苏哥哥了。”梅长苏给蔺晨解释。

     蔺晨苦笑,带着三分醋意七分调侃,“看来以后,和飞流对话还得劳烦梅公子翻译了?”又行了个歪歪扭扭的大礼,看着甚是逗趣。

     “不是说要去看灯会吗?快去吧!别迟了!”

     “是~梅公子有令,在下焉敢不从?飞流!走了——”说着,蔺少阁主潇洒转身,牵着小孩向外迈步,向身后挥挥手,“给你带荷花灯回来!等明年,咱们一起去看灯!”

     是夜, 集市上灯火通明,人来人往,甚是拥挤。两边小摊上悬着颇为精巧的各式花灯,还挂有红纸写的灯谜,灯下摆放着荷包簪镯,胭脂玉饰等小物件,桥边老柳枯桩下,还有卖汤圆的大伯,支起的大锅热气腾腾,芝麻的香味飘出很远。蔺晨把飞流牵的很紧,小孩看到人多的地方有点心慌,开始不由自主地散发杀气,加上气质本就有些阴沉,一时间让周围的人都有些惊惧,不由自主地离他们远了些。

    蔺晨仿若未觉,径自拉着飞流兴致勃勃地逛遍每个摊子,挨着把灯谜猜过去赢了盏荷花灯提在手里,还把花生酥莲子糕松仁糖什么的点心甜品给飞流买了不少,慢慢飞流也不再拘谨,会盯着看自己喜欢的东西,再转头看看蔺晨,马上,这东西就会到他手里。他甚至拉着蔺晨跑去汤圆摊,一人吃了一碗汤圆。

    二人从街头逛到街尾,东边逛到西边,糖果汤圆塞了满满一肚子,玩具花灯也提了不少。蔺晨把东西塞到飞流手里,把飞流背在背上,慢慢往琅琊山走。

    “小飞流~玩得开心吗?”他笑问,不多时,就感到颈窝里埋着的脑袋点了点。

    “蔺晨哥哥还有个礼物要给你。”

     “礼、物?”

    “是啊,我这几天找到的,叫熙阳诀,很适合你。回去以后,叫你苏哥哥教你练好不好?练了以后,就不会生病,不会痛了哦。”

  “不……痛?”

   “是啊,你要不要?”

    “要!”

    他偏头,看着背上兴致勃勃的小孩,眼里似乎揉碎了万千星光。

      烟花在他们身后炸开,璀璨而夺目。他们一步一步,远离人群和欢声笑语。

      但心里都装了更多的快乐。

——————————————————tbc

  唔,这一章真的是糖,不骗你们……说好的日常,这不就上菜了?【求夸奖求抚摸求抱抱】
  以及,如果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千万千万要告诉我啊,这一章发的比较匆忙,也许会有虫,欢迎来捉(ฅ>ω<*ฅ),喜欢告诉我,不喜欢也可以告诉我,有什么想让我写的脑洞也可以留个评~么么哒,食用愉快!

评论(5)
热度(64)

© 何年何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