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匪君子(一)【主蔺流,有靖苏】

   那个孩子,是他亲手从东瀛捡回来的。那时他正为了林家小殊身上的火寒之毒而焦头烂额,听说东瀛有灵草,便迢迢远渡,出海去了东瀛。

   不巧,赶上一件大事。皇太子遇刺,天皇震怒,举国追查凶手。一个颇具盛名的杀手组织就此覆灭。身为琅琊少阁主,他的消息自是灵便,查清来龙去脉发现与中原无甚相干后,便把情报丢在一边再不理会。他可还有正事要忙,出来前老头子耳提面命让他对此事上心,他才不想回去再被唠叨一顿,何况医者仁心,身为大夫,他也要为某个忠肝义胆却身中奇毒的少年将军负责。

    直到他看见那个孩子。

     从山上采完药下来,他数月不曾放晴的脸色终于舒展了不少,即使细雨霏霏,山路泥泞,他也不甚在意。快到山脚的时候,却在一个小小的浅塘边看到一个泥人伸手去捧那积了薄薄一层的雨水。看身量,也只是个七八岁的孩童。

     谁家孩子被丢在这里,还不哭不闹?蔺少阁主难得起了点好奇,脚步一转,悄悄靠近那个幼童。

    他自诩轻功不错,毕竟攀岩折草他也做的轻松自如,等闲人在雨天里,怕是根本听不到他走路的动静,更别提发觉他近了身。

    可那个孩子听到了。做出个警惕的姿势,一双黑沉沉的眼睛就这么盯着他,七分煞气三分空洞,好像下一秒就会扑过来把人撕碎。若是一般人,在这样的目光下怕是要心虚战栗避之不及,但蔺少阁主可不是普通人,当下就笑嘻嘻的作势要拿折扇挑那孩子的下巴。

    ……当然,差点被揍。谁能想得到,一个脏兮兮的有点古怪的孩子能有那么诡谲的身法,半点不带客气,拳头结结实实的准备招呼上来。

    不过如果这样就能被打的话,他也不是蔺晨了。一边哎哎地叫别弄脏我的白衣服一边一把捉住那个凶巴巴的小孩的手腕,将他的臂肘扭到背后,小孩犹在不断挣扎,力气还挺大,他差点制不住,只能无奈地一根银针送进穴位,让那孩子睡了过去。

     接下来怎么办?带回去咯,总不能见死不救,看着这么小个孩子在山间饿死。他无奈地想,自己真是个好人。

     待到把孩子洗干净以后,他才发现这孩子不是有点古怪,而是特别古怪。他很瘦,是干瘦,能摸到骨骼的形状;他很白,是苍白,能看见淡青的血管。脉象虚弱,应该是很久没有吃过东西,但是内力又不弱,还带着入骨的阴寒之气。身上外伤不少,但大都是擦伤划伤之类的小口子,没有半点刀剑划痕。看着以为七八岁,可实际年龄可能还要再大一点。他不断猜测着这孩子的来路,手下动作轻柔的为他包扎着伤口。

    一直昏着的孩子此时悠悠醒转,睁开了那双黑沉沉的眼,和昏过去之前一样,依旧充满杀气地盯着蔺晨,五指成爪,便攻将过来。挡住他的动作对蔺晨来说不难,何况小孩应该是饿了许久,动作凌厉有余却威猛不足,但同时要保证不会碰到他的伤口,就难免让人有点束手束脚。两人不断过招,越打蔺晨越是心惊,这孩子的功夫怕是要折寿数的路子,不要命一般的拼法,邪异得很。费了老大力气,蔺少阁主才找到一个机会一指点中对方麻穴,乘机用绷带将他手脚缚住。

     “小没良心的,哥哥我可是救了你,你就这么对待你的救命恩人?”他整理好变得散乱的衣襟,没好气的抱怨。

    “……”

    “好了好了,我也不和你一个小孩子计较。叫什么名字,几岁了?”

    “……”

    “家住在哪里,双亲可还在?”蔺晨觉得有点不对,问了这么多,那孩子却半点反应皆无,好像除了和他人动手,他的世界便是一片空茫。

    放柔了语气,他再问,“能听懂我在说什么吗?你会说话吗?”

    “……”

    掰开孩子的嘴,他看了看对方的咽喉,并无异状,说明这孩子不说话,多半是因为心智有损。

    他叹了口气,吩咐下人端了碗粥过来,准备给小孩喂饭,“饿了吧?来,张嘴,吃一点。”他一口一口吹凉了喂,小孩也一口一口安静地吃,没再闹出什么事,想来确实饿了不少时候。很快,一碗浓稠香软的米粥便见了底。他放下碗,小孩却一眼瞪过来,他看着好笑,这样子倒是比之前鲜活不少,“怎么,还想吃?”

      孩子也不说话,就直勾勾地看着他,差点让他心软,好在还有点理智,捏上对方嫩滑的脸颊,没什么肉,但手感很好,“不能再吃了,你现在乖乖休息,不许任性。”没料到对方一偏头咬了过来,叼着他的食指死活不松口。

       “哎呦,痛,痛!你个小没良心的,还不快点给我放开!你大爷的!松口!”

——————————————————

    琅琊阁的效率很高,即使是在东瀛。孩子的身份很快查的一清二楚。他看着手中的纸条,心中莫名有了一股隐怒,慢声对着前来送信的属下吩咐,“既然这组织是多行不义,那我们也得替天行道一回啊。”

    “少阁主,您的意思是?”

    “鱼儿漏网,当然要捉回来。一个不留。”

    “是!”

   晃晃悠悠踱回内室,看着孩子在床上睡得安安稳稳,他心里突然漫上了一种自己都说不清的,柔软的情绪。

   又捡回来一个大麻烦,他想。

    算了,麻烦就麻烦,谁让我看的顺眼,也算有缘。

    “小家伙,以后你就跟着我吧。”

    吩咐随从收拾东西准备回琅琊山,毕竟此行不宜耽搁太多时间。被问及那个捡来的孩子怎么办时,蔺少阁主摇着折扇,一脸理所当然地回答,“当然是带回去了。我捡到的,就是我的!”

     于是孩子醒来之后,发现眼前的还是那个穿白衣的怪人,但周围,却是晃晃悠悠的船板。

   “哟,你醒啦!”怪人笑的很奇怪,还在和他说一些让他难以理解的东西,“以后你一直跟着我吧。哎呀,还得给你起个名字,嗯,你看,叫飞流怎么样?你不反对,我可就当你同意了啊,小飞流!哎,你脸色怎么这么差,是不是晕船……喂!别吐我身上,我这可是白衣服!”

     于是回琅琊山的路,比来时热闹很多。

——————————————tbc

脑洞一来挡都挡不住,一直觉得这一对很有爱,所以动笔写了出来,是一些日常,以蔺流为主,带靖苏,可能会有微睿津,如果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欢迎各位指出来~【鞠躬】

嗯,还有,关于题目,其实和文艺什么的不怎么沾边,取这个名字,就是形容蔺晨……土匪一样的君子【其实是流氓(并没有)】……这篇文不会很长,基本是一些零碎小事,希望大家可以喜欢~

评论(10)
热度(77)

© 何年何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