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糖糖

#被513虐成狗,决定变be为he的我#

    天气依旧是阴郁的,雾气中夹带着丝丝细雨。

    这样的天气在英国其实很常见,亚瑟离去的那天也是霏霏细雨外带重重阴云,而在独自度过的千年里,这样的天气梅林也早已看的厌倦。

    他真的不喜欢这种会让他感觉到孤身一人的寂寞的阴冷天气,会让他不断想起那艘顺着水流慢慢飘走的小船,以及躺在里面已经冰冷的人。如果他可以再睁开眼睛,一定会对他大吼,“梅林你个笨蛋!怎么能把我放在这么一条寒酸的船里!”说不定往里面放点鲜花那个臭屁又自大的金发混蛋才会勉强满意吧,梅林被自己的想法逗笑了,苍老的脸上缓缓勾起一个笑,佝偻着脊背咳嗽了几声。

    所以说,他还是喜欢阳光明媚的时候啊。就好像是那个混蛋带着笑容出现的那天一样。尽管这段回忆在千年里被他拿出来反复咀嚼,但还是鲜亮无比,不曾褪色。

    “您乘坐的巴士已到无名湖,请要下车的乘客做好准备。”售票员甜美的声音拉回了他飘远的思绪。当年颇负盛名的阿瓦隆湖,现在连名字都已失传,只留下无名湖这么个名字。就像亚瑟和他,已经变成了传说中的符号。这让他有点怅然若失,他的王是永恒的荣耀之王,现在却连是否存在都被人质疑。

     下了车,他沿着公路向前走,这里离他的家还有一段路程。

      对这儿他无比熟悉,毕竟是当年送走亚瑟的地方,千年里他不知道在这里伫立过多久。但他只是稍作犹豫,并没有将视线投向湖面,就继续向前。

      毕竟,在几十年前,就有一个金发蓝眼傲慢无比的混蛋敲响了他坐落于阿瓦隆湖畔的房子的门板,给了当时还是青年形貌的他一个熟悉至极的灿烂笑容,以及一个快要勒断骨头的拥抱,“梅林,我回来了。”

       自此,他的魔法慢慢消失,而对方的荣耀也已经黯淡,不过没关系,他们毕竟相守一世,白头到老。

       不再羁留于过去的记忆,他推开那个金发混蛋几年前亲手安上的,带着精致雕花的大门,路过他自己亲手打理的花园,进入客厅,脱下大衣,向某个虽然年老但依然很帅的人露出一个傻笑,“我回来了,亚瑟。”

       “你可真慢,梅林。”

评论(7)
热度(4)

© 何年何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