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伞】朝暮(二)

 
   叶修揽住苏沐秋的肩膀,还顺便伸手捏了捏,淡定评价,"胖了。"

   这等毫不客气的发言瞬间便扫清了苏沐秋的那点不自在,他抬手扯扯叶修的右半边脸,利落反击,"肿了,还厚了。"

   不料叶修的段位飙升飞快,摸摸下巴无耻揽功,"没办法,为工作献身,操劳过度,人都有点儿虚,"又捞过一叠报表交给苏沐秋,"苏大大救苦救难,嗯?"

    苏沐秋没有想到,久别重逢第一件事,竟然是被叶修拉着一起做报表。

   做,报,表。

   这不科学啊?苏沐秋百思不得解,他是出国三年,不是旅游三天,这人怎么就和自己走之前一模一样,半点儿不客气呢?

  他自以为委婉地提出了这个疑惑,叶修瞄一眼被他捧在手里的咖啡杯——那还是几年前苏沐秋送给叶修的生日礼物,理直气壮道,"难道你和我客气了?"

   苏沐秋:"……用你个杯子怎么了,你什么我没用过。" 遂直接瘫入用来会客的小沙发,打了个呵欠,"你先做着,我补个眠,倒时差倒时差。"

   叶修笑得吊儿郎当,"别说,还真有东西你没用过。"随即脱掉自个儿外套丢过去,苏沐秋闭眼一捞,熟练抖开乖巧盖好,皱皱鼻子冲叶修嘟囔,"烟味儿有点重。"

   叶修无语,把手旁烟盒锁入抽屉,"睡你的吧豌豆公主,放心,爸爸不吵你。"

   "要点脸!"
 
  待苏沐秋再醒来,面前是一片温柔橙红。他不适地揉揉眼睛,发现叶修窝在软椅里也闭眼躺得安稳,白色衬衫被夕阳一衬,似乎生出光晕。

   他很适合阳光。苏沐秋模模糊糊生出这样的念头。

 

   叶修也只是在闭目养神,见他醒来,笑着摇摇头,"睡了一整天,别人下班那么大的动静也没见你醒,不饿?沐橙和老板娘她们一起走了,说是要把你卖给我,走吧,把你喂饱了好上称。"

   苏沐秋在沙发上伸个懒腰舒展筋骨,愁眉苦脸摸着自个儿空空如也的胃,"饿啊,五脏庙急需祭品,叶观音普度众生!走起!"

  叶修随手勾起车钥匙,逆着光一步步走来。他的影子斜斜投在苏沐秋身上,越来越矮——影子的主人显然对于一人直立一人呆坐的高度差不怎么满意,他弯下了腰,伸手圈出一小方天地,把苏沐秋安在了里面。苏沐秋的心跳莫名其妙就有点儿快,不自在地略微挪了挪,伸出一根手指戳上他腰间,闷闷道,"叶总铺面而来的霸气让我快要窒息——远点儿。"

  叶修拿起苏沐秋身后的外套,逆着光看不大清表情,语调倒是如常的懒懒散散,"脸皮变薄了嘛小朋友。"
他转身慢悠悠往外踱,又补了句,"别扭够了就跟上,神仙的南瓜车可是有时限的啊。"

  "还神仙?巫婆吧你。……我什么都没说,你听错了!好好带你的路!"
 

   车停下来的位置很熟悉。苏沐秋熟门熟路拐进h大美食街头第一家面馆,找了靠风扇的位子坐下后就冲叶修挥手,示意他去点单。叶修的动作也快得很,解个锁的功夫就已经坐在苏沐秋对面。苏沐秋只好再把手机收起,托腮盯着叶修发呆。

   叶修失笑,在他眼前挥了挥那只好看得过分的右手,"不至于吧,哥也没有帅得那么惊天动地,都让你看呆了?"

   苏沐秋突然没头没脑问了句,"叶修,你谈恋爱了吗?"

   叶修皱眉,"说什么呢,我谈没谈你不知道?"
  
   苏沐秋酝酿半天,一句话还没憋出来,就被老板来送面的吆喝打回了肚子里。微黄的面条盘曲在乳色浓汤里,隐约可见碗底青翠菜叶,最上面卧着一个金黄的煎蛋,卤肉香酥软烂,切得极薄,整整齐齐码在蛋旁。是清清淡淡一碗面,和旁边叶修那碗又加辣油又缀葱的刚好形成鲜明对比。

    苏沐秋一怔,也没说什么,默不作声开始挑面。味道很正,和记忆里倒是没有什么差别。

   h大附近馆子多,近深夜还开门的却也没有几家。这家面馆位置最近,味道也不错,就成了叶修和苏沐秋大学期间夜宵首选店家。那时候进出校门有门禁,去网吧打算刷夜或者在图书馆奋战太久,他俩都会来这边翻墙出门。说来这个监控死角还是苏沐秋发现的,他一向擅长这些,就只告诉了叶修一个,颇有那么一两分秘密基地的意味在。

  那时候苏沐秋也像现在一样,偏喜欢不加辣椒的清汤面。

  偏喜欢面里在加个煎蛋,卤蛋不要。

  偏喜欢把所有葱都挑去叶修碗里,仿佛这是某种证明他俩兄弟情谊的仪式,后来被魏琛看到,那家伙却捂眼大叹,说你俩好好吃个饭也能放闪,忒不要脸。

  现在叶修倒是聪明了。苏沐秋用筷子戳着面条,绞尽脑汁想了半天,现在两人之间这种莫名奇妙又若隐若现的距离感究竟是他的锅还是叶修的毛病。

   或者一切都是时间的问题。

   那么问题来了,现在开口和叶修谈问题总觉得有点尴尬,不说又憋得不痛快。

   回去的一路照旧沉默,以前洋洋洒洒能侃到地老天荒的两人,现在一个专心开车,另一个就只能闭眼补觉。车子开得太平稳,苏沐秋意识稍微模糊,在半梦半醒间徘徊,却也依稀感觉到,身边人好像轻轻地,叹了口气。

  车子停在沐橙楼下。叶修轻轻推醒苏沐秋,"该醒了睡美人。"

  苏沐秋闭眼小小打了个呵气,"叶修你今天真的欠,都是些什么破比喻,没看出来你还看这些东西?"

  叶修叼起一根烟过过干瘾,笑道,"谁还没个童年。"

  苏沐秋无情拆穿,"得了吧,你童年明明属于游戏厅电脑任天堂,拳皇红警口袋妖怪好吧?"随即微微侧身打算下车,却发现身边的人连锁都没有开。苏沐秋莫名其妙扭头催促,"开锁?"

  叶修低低开口,"苏沐秋。我有事要说。"

  苏沐秋等了半天下文,"所以?"

  叶修安静看着他,车里没开灯,路灯打进来的光晕昏暗,但是足以把他的表情看得分明。叶修的瞳色一直偏黑,里面似乎翻滚着许多情绪,苏沐秋却没法辨出任何一种。
 
  这样的神情,苏沐秋也只见过两次。下意识地,他挺腰坐直,像是在等着训导主任训话的乖巧学生。

  "苏沐秋,要是觉得困扰的话,就当我没有和你表过白好了。"

 

评论
热度(28)

© 何年何夕。 | Powered by LOFTER